蒋经国密使奔走两岸七年功败垂成/作者:杨天石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7-13 21:11:01
图/蒋经国晚年影像
图/1987年3月25日杨尚昆致蒋经国函
一、引子

 有一年,台湾学者陈鹏仁教授到北京,专程到近代史研究所来看我。陈教授是台湾着名的民国史专家,擅长民国时期的中日关系,着作一长串,总有几十种、百来种吧。他长期担任国民党党史委员会主任。据说,这一头衔是可以列席国民党中常会的。我多年研究民国史和国民党党史,因此和陈教授相熟,不仅是老同行,而且是老朋友。

 陈教授这次来看我,有两位同行。一位是沈诚先生,一位是王女士。陈教授给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说是要创办一份报纸,在台北编辑,在香港出版,向大陆发行。沈诚先生,就是香港方面的负责人。王女士,则是出资人。这自然是两岸关系和缓、改善的好消息。我问:“上面”同意吗?答称:同意。在大陆办此类报纸,“上面”“同意”最重要。这一关通过了,其他自然好办。我敏感地意识到,这是好事,大好事,预估此报的销路将会大好。接着,似乎还开了个座谈会,约请部分学者座谈,大家也都赞成。具体情节、过程,记不清了。

 陈教授等三人当时住钓鱼台,他们约我晚上到宾馆再聊聊。届时,我应约前往,又聊了一晚上,还一起吃了顿饭。沈诚先生送了我一本他的着作《两岸密使秘闻录》,幷称,这是简本,还有“详本”,篇幅更大。我这才知道,他和蒋经国相熟,曾受派担任“两岸密使”,完成了最重要的任务,几乎促成了两岸统一。蒋经国的老部下、民革中央名誉副主席贾亦斌先生也和沈先生相熟,沈先生来大陆时,亦斌先生曾参加接待。他也和我谈过沈诚先生的情况。

二、沈诚其人

 沈诚(1921—2006),字则明,浙江湖州人,黄埔军校第17期学生。毕业后到陕西胡宗南部队工作,后投效蒋经国的青年军,曾在重庆参加青年军总监部举办的“干部训练班”受训,历任青年军要职,与蒋经国的关系日益密切。1945年9月,随陆军总部先遣队返回南京,驻苏州。1946年,国防部成立预备干部训练局,任中校随从参谋,未到差即调上海,随蒋经国“打虎”。1949年3月,奉命组织青年反共救国军江南纵队。1950年外派泰国北部的金三角。1953年调香港,在南方指挥部做情报工作,直属蒋经国所领导的“总统府”资料室。曾被蒋经国任命负责雷震专案小组,收集“雷震通共”资料,因无成绩,“专案小组”被撤销,沈诚受行政处分。其后,解甲归商,在香港开设酒类公司。

三、充当密使,为杨尚昆传信蒋经国

 沈诚于1981年8月应邀赴北京参加辛亥革命70周年纪念大会,为香港5位受邀人之一。行前,沈诚赴台北,向蒋经国请示,蒋要沈诚“报备”,北行后顺便去溪口望望。同年9月30日,叶剑英提出“叶9条”,主张两党对等谈判,实行第三次国共合作。10月3日,叶剑英单约沈诚,在人民大会堂谈话,要沈诚代向蒋经国传话:“兄弟之间没有不可以谈的,过去恩怨一笔勾销。”1981年10月12日,叶剑英安排沈诚赴溪口访问。在溪口,沈诚做了一天“旋风”式般的巡礼。1982年10月6日,他又会见当时的全国政协主席邓颖超。

 1986年8月,沈诚陪次子到北京处理商务,会见中共中央对台办公室主任杨斯德。此后,沈诚写作约数千字的《国是建议备忘录》,共6条:第一条分析两岸、两党对当前“国是”在观点上的异同。第二条分析双方对意识形态的差距和互相执着。第三条分析双方经济制度、社会结构的分歧。第四条谈如何在“国家至上,民族第一”的大目标下,共同为和平共存国家统一而努力奋斗。第五条谈国家一定统一,手段必须和平。第六条谈实行国共两党第三次合作①。沈诚将这一份建议书分送两岸领导人:北京邓小平;台北蒋经国。蒋经国接到此函后在极端保密的情况下约沈诚面谈,求证这份备忘录是否已送到北京,北京有何反应。不久,全国政协邀请沈诚前往北京。

 沈诚应邀到北京后,先后会见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杨拯民、民革中央副主席贾亦斌、中共中央对台办公室主任杨斯德、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等人。杨尚昆称:“你的《国是建议备忘录》我看过了。我们中央领导觉得十分平实而具体。”又称:“大家都是同胞兄弟,国共两党在历史上看,合则双利,国家兴旺;分则两败俱伤,国家衰败。经国先生秉承蒋老先生之民族大义,坚定一个中国政策,我们十分钦佩,希望国共能第三次合作,共创光明的前途。”在杨尚昆接见后,沈诚从杨斯德、杨拯民谈话中得悉,中共中央领导十分重视沈诚的《国是建议备忘录》,做了认真探讨,尤其是邓颖超、邓小平二人“十分感兴趣”,“前途十分乐观”。

 据沈诚自述,此后他曾受美国可口可乐公司中国区总裁委托,再度进京。某日,在人民大会堂四川厅再次受到杨尚昆接见。杨称:“恩恩怨怨几十年也应该了结了。”他称赞“沈诚的见解很好”,表示“希望大家避开党派立场,纯粹以国家、民族为主体,共同奋斗”。谈话中,杨尚昆询问蒋经国对未来国家统一的计划,沈诚答称:“经国先生秉承老先生遗志,他绝不会搞‘两个中国’。他更不会助长‘台独’或‘独台’。”他要求国共两党彼此容忍,有容乃大,能忍则和。宴会时,除杨尚昆外,还有杨斯德、杨拯民,沈诚表示:“我们今天十分巧合,欣逢三羊开泰,万事大吉。”在哄笑声中,杨尚昆首先举杯说:“我为好的开始喝一杯。”

 沈诚与杨尚昆会见后,离开北京去了上海。仅三天,便被电催回北京。1987年3月14日下午,沈诚由杨斯德、杨拯民陪同,第三次去中共中央军委,会见杨尚昆。杨称:我们党中央对于你提出的建议十分重视,幷且领导们也决定了一些具体步骤,所以请你来谈谈。接着,杨提出谈判的基本原则:第一,双方谈判主体:是中国共产党对中国国民党。第二,谈判主题:先谈合作,后谈统一。当晚。沈诚和台北联络,向蒋经国报告,两天后,台北同意以“两党对等,中央层次”为谈判模式。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