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72期/高靖:追忆1948年总统、副总统选举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8-01 02:10:01


蒋推孙科以牵制李宗仁

 蒋中正不满李宗仁,故而思考推政治分量不下于李的孙中山之子孙科竞选副总统,可是孙当时是立法院院长,李宗仁在回忆录中引述孙的说法,副总统是吃闲饭的位子,他是现任立法院长,行宪后竞选立法院长轻而易举,立法院长比副总统有实权。在事略稿本也可看到,4月20日蒋找王宠惠、张知本研讨副总统可否兼任立法院长,结论是认为不可。看来,蒋当时是非常希望孙能拿下副总统,才会思考到副总统兼立法院长这种政治操作,可惜这个行不通。

 事略稿本4月13日记载,白崇禧在国民大会报告军事时,故意说陈诚指挥东北战事失利,制造东北国代对陈诚不满,使事态更加混乱。

 4月19日,蒋中正顺利当选总统,23日进行副总统选举,但没有人获得过半国大代表支持,24日举行第二次投票依旧没有结果,28日第三度投票还是无法产生副总统, 29日第四度投票,这次李宗仁拿下过半选票,终于当选副总统。整个过程中,蒋、李两人嫌隙越来越大,几乎到了无从修补的程度。事略稿本记载,李25日指使国大代表不签到,在会场鼓噪叫嚣,令大会无法进行。

李宗仁步步进逼蒋妥协

 26日,蒋中正劝退孙科,安排孙科接任国民党副总裁,孙科起先同意,后又反悔,这时蒋迫于无奈,只好与李妥协,支持李为副总统。因为蒋的退让,使已经休会的国民大会重新开会,进行第三度与第四度投票。

 蒋支持的孙科不能当选,又是国民党派系使然,贺衷寒运作三青团票投程潜,没有支持孙科。三青团与CC派掌控的中央党部向来不睦,CC派支持孙科,三青团便不支持,因而坏了蒋的大事,也让蒋对国民党派系以私害公感到不满。蒋也不满陈立夫缺乏掌控与未预做规画。

蒋忧国忧民心情郁闷多日

 事略稿本有26日蒋中正的谈话,各方消息千变万化,复杂纷繁,中共势必会在各竞选圈中挑拨离间,使国民党内互相怨恨猜忌,无法合作。纷乱的国民党与内战,让蒋毫无当选总统之喜,从事略稿本可以看到,5月4日,蒋心神抑郁、睡眠不宁。5日失眠整夜。6日仍为政治忧虑,不能贯彻不当总统候选人的决心,以致于今日陷于进退维谷的窘境。8日与宋美龄游汤山,沉闷抑郁,为国家前途忧。9日精神消沉已极,甚至有萎靡不振之象。12日气浮心悬。蒋心情郁闷持续多日后,终于5月17日睡眠恬适,未能熟睡已有一个月有余矣。

 蒋中正心头的国运重担,以今日台湾政治人物的见识浅薄,可能难以想像。这也难怪就任总统隔天,蒋就想请辞下野,5月22日还找来王宠惠,研究辞职程序,王宠惠不赞成蒋下野。本来就不太想干这个总统职位的蒋勉力为之,直到1949年1月因为内战接二连三的失利,国府在徐蚌会战大败,才在桂系李宗仁、白崇禧的压力下,宣布下野。

 事略稿本5月29日记载,蒋在副总统问题发生后心神受到打击,看到立法院成立后,一般党籍立委皆如脱缰之马,不守纪律、不知党德、廉耻道丧更是痛心。蒋归结原因,认为是接受美国民主之累也。蒋中正71年前就感受到美式民主制度不见得适用于中国的环境,这应该是他历经教训后的肺腑之言吧。

                        (作者高靖系资深媒体人,来源:观察月刊72期)

  
【大华网路报】
【 第1页 第2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