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面对的真相──当国土只能继续破碎(一)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0-01 15:09:15
  本报讯/「一把米,可以煮成一碗饭,也可以撒成一亩田。」

  面对未来,旧有的僵固思维不再可行,政府必须不断进化来因应时局。

  李鸿源力作《台湾必须面对的真相》,再度以其专业,盘点当前台湾即刻必须面对的15项课题,从节能减碳、能源政策、永续企业,到水土资源等灾难应变,再扩及人口结构和人才教育多重面向,全面体检国策盲点,并提出迫切紧要的政策建言。

  正文开始:

  没有上位计划,国土只能继续破碎?

  在我小的时候,台湾很穷,但我们一直相信只要努力用功,就会有机会,就能出人头地。

  迁都!让南台湾动起来

  前教育部长吴京从小在台东长大,前台北市副市长、曾任高铁董事长的欧晋德也是来自台东。再看看台大,和我年纪相近或是较长的教授,超过一半都来自中南部,这意味着,在过去不论是来自台湾的东南西北,机会是属于努力的人。

  走到今天,台湾的城乡差距愈拉愈大,从台大即可一窥一二。

  现今的台大学生大部分都来自双北,他们的父亲出生地却多是云林、嘉义等地,意味着人口逐渐往台北倾斜,城乡差距愈拉愈大,教育资源错置从未解决,以致必须用繁星计划来弥补。

  繁星计划看似从非都会区找到「珍珠」,让他们有机会进入一流大学,我们也因为捡到珍珠而沾沾自喜,却忘了更多掉满地的珍珠。让我深刻体会到,若人口、产业无法聪明地分配在国土,这就是我们所面临的结果。

  台湾缺乏国土规划的影响,还可以从另一件事看出来。过去,因为重要活动都在台北,中南部公务员和大学教授要花许多时间搭乘交通工具到台北,高铁通车后,情况不但没有改变,还愈演愈烈。

  但高速铁路既然已经开通,缩短南北的距离,国土的概念也应该有所不同,还有必要把人都塞在台北吗?要解决台湾的多数问题,唯一的方案就是迁都,把行政院、立法院迁移到中台湾,这个动作一做,马上有三百万人跟着离开台北,大台北剩下五百万人。

  这三百万人到了中台湾,把中台湾经济力带起来,南台湾跟着动起来,台湾的人口、产业很聪明地分散在西部,从教育到社会福利、老人安养等问题都可以解决一半。

  这就是广义的国土规划。翻开台湾的历史,最早的首都在台南,因为荷兰人从印尼过来,占据了台南。郑成功收复台湾后,自然就把根据地设在台南。之后会设置在台北,应该是日治时期,从日本要到台湾,会先在基隆下船,台北具有地理上的便利性。

  当初在设计高铁时,既然已经完全改变空间的距离,政府该做的是同步进行国土规划,首先先算出土地容受力、土地承载力,这块土地东南西北中各能住多少人?住宅区、农业区、科学园区适合设在什么地方?却从来没有人算过。

  我到内政部工作后,要营建署长去算土地容受力,署长直接了当说:「没人会算。」因为要进行计算,这个工作在行政院要跨半个院,在一个大学要跨五个学院、三十个系所的统筹,在先进国家多是由智库算土地容受力,但我们政府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智库,严格来说,有一个民进党智库、一个国民党智库,他们把大部分的精神都花在政治算计,却没有在土地容受力上计算过。于是我跟营建署长说,给我七十分的答案我都勉强接受。

  当时我所盘算的是,将全台湾的土地容受力算出来,签送到行政院,经行政院公告之后,才能成为国家建设的上位计划。因为如果没有国家建设上位计划,就会出现如我们现在所见,将核电厂设置在断层附近,将耗水的科学园区设在缺水的区域,一堆人住在灾害潜势非常高的地方,且房价还高得不得了。

  为何我可大胆地提出迁都中台湾的建议,因为依据我的水利专业判断,目前大甲溪水系有一系列水库,主要供水力发电用,只有在石岗坝拦了一部分水,供中台湾使用,未来只要将发电和水利运用最佳化,届时应该可以调出更多水以供使用,用水应该无虞。但最终仍要依据土地容受力做最后决定,同时定位中台湾和南台湾的角色,才能做出整体发展策略。

  但我们国家从头到尾,没人算过土地容受力,遑论作为政策规划依据。事实上,确认全台土地容受力,除可据以了解各地水资源分布状况外,更可以作为防灾、救灾之用。

  我在内政部长任内,二○一三年完成全台湾的灾害潜势图,这些图不仅可作为防救灾之用,更重要是要反映在都市计划和区域计划上,也就是根据灾害等级重新检讨都市计划和区域计划,未来台湾的土地使用标的,是根据不同的灾害等级,如此才会知道包括科学园区、工业区、住宅区所承受的风险,下一步才有办法做到先进国家所必须具备的防灾保险。

  制定多层次套迭计划

  未来所有土地的使用,都要依据灾害潜势制定「标的」。如此一来,只要将土地容受力、灾害潜势地图和都市计划、区域计划等进行套迭,政府即可据以订出未来二、三十年的规划,慢慢把人口和产业聪明地分布在全台湾,这才是真正具有「前瞻」性。

  在这样的基础上,台湾在未来二十年,将有做不完的公共建设,不仅是兴建轻轨,连高铁是否要从高雄延伸到屏东都有讨论的依据。

  这些在当时都曾落实规划,最终却没有实现。在我离开内政部之前,北部土地容受力已然计算完成,灾害潜势图也出炉,但行政院没有列为施政优先顺序,更没有经过立法程序,结果就是一堆人继续住在危险地区,台北市、新北市仍然是高土壤液化潜势区。(待续) 

  (来源:中时)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