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史话-现实与理想兼顾的「水车哲学」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2-17 19:44:52
潘振球。(来源:旺报)
本报讯/编者按许水德院长不因家贫,从小半工半读,力争上游;求学期间无畏波折、险境屡现,考验心志,终至完成学业,更一步步脚踏实地,全凭实力通过普考、高考、职位分类十一职等公家考试,热情投身国家教育等单位,全心为百姓人民谋福祉。值此八十八岁米寿之际,许院长说:「我想把自己感恩的心、感恩的一生,回馈给社会大众。我要把这充满感恩的人生历程记录下来。但愿这些属于我的故事,能让一般年轻人有所启发,从中体悟感恩的快乐,努力上进、乐观进取,获得信心与毅力,这是我最大的期许。」

几经思量,他终于决定放弃学业,回国叙职。他的考量是:双胞胎儿子那时才两岁,妻子不但白天教书,晚上照顾两个幼子,还要为教师检定考冲刺,实在太辛苦了!而且,要取得日本的博士学位,又是出了名的难,不知还要离家多久!

在许水德的一生当中,有两次考取留学日本的公费,却都在长官的召唤下打退堂鼓。

放弃学业 回国叙职

第一次是在民国五十六年。三十六岁的许水德,辞别贤妻稚子后,已在日本攻读博士学位一年。

一个学年结束后,许水德整理行囊返乡探亲,并受邀与留日学生回国访问团,一起参加先总统蒋公莅临谈话的青年节大会,会中许水德还被推派代表青年学生发言。

「我永远记得,先总统蒋公跟我握手时,他的手是那么地柔软温暖。」

五月间回到日本念书时,许水德突然接到教育厅厅长潘振球来电,希望他回国担任屏东县教育科科长,筹备九年国民义务教育的工作。

根据潘振球厅长的说法,他之所以选择许水德,是受到当时屏东县长张丰绪之托。当屏东教育科科长出缺时,张丰绪县长到省府和他研究,想找一名学历好、有干劲的教育科长,来帮他把屏东县的教育工作做好。

潘振球为了不负所托,到处留意是否有人合乎他的条件。当时教育厅秘书朱乃武(许水德的研究所同学),以及同事谢又华,都向他提到许水德,说他是师大毕业,又是政大研究所的硕士。

于是潘振球又问师大、政大的老师,老师们都称赞许水德,说他出身贫困家庭,却能发奋用功;后来潘振球又询问高雄中学的校长王家骥,王校长说许水德在就读雄中时期,半工半读完成高中学业,后来又以第一志愿考上公费的师大,是一位品学兼优、刻苦上进、不可多得的青年。

听到大家对他一致的赞誉,潘振球厅长断定,许水德的确是一个合适的人选,于是设法和他联络。

许水德接到潘振球厅长的电话,当下脑海中闪过一个问题:「我不曾参加高考,没有通过高考,就不具备荐任科长的资格啊!」因此没有立即答应。

翌年六月,潘振球厅长写信给他,重提希望他放弃留学,回国参与筹设九年国民义务教育的事。并言明没有高考资格亦无妨,可先以屏东师专讲师的资格,直接调教育厅服务,再派任屏东县政府代理教育科长。

听到这样的指示,他开始陷入两难。

「能够参与九年国民义务教育的工作,是学教育的人最好的机会。但是,出国进修也是我多年来的心愿呀!」

当他告诉日籍指导教授心中的难题时,指导教授认为,此时放弃学业未免可惜,因为他的成绩很好。于是建议他,不如先回去看看,只要回程的机票不领,就可以再回到日本继续学业,奖学金也可以继续帮他申请。

几经思量,他终于决定放弃学业,回国叙职。他的考量是:双胞胎儿子那时才两岁,妻子不但白天教书,晚上照顾两个幼子,还要为教师检定考冲刺,实在太辛苦了!而且,要取得日本的博士学位,又是出了名的难,不知还要离家多久!

「拿到博士学位虽然是我的理想,但是这样一来,就兼顾不了现实生活。」放弃学业回国叙职,才符合现实与理想兼顾的「水车哲学」。

而且,为了不浪费那张在当年贵得让人咋舌的机票,他打算这次就领取机票,以釜底抽薪的决心回国。

闭门苦读通过高考

这位改变许水德一生的教育厅厅长潘振球,毕业自湖南师范学院,之后又考上中央干部学校研究部。

潘振球搭乘军舰,渡海来台后,就职台中第二中学校长。翌年调台北成功中学校长,任内提出「爱国家、求进步」的口号,并推动军训与童子军教育。

离开校长职务后,潘振球就任台湾省政府委员兼教育厅厅长。两年后,故总统蒋中正决定全面延长国民教育的年限为九年。经过一年的筹备,终于在一九六八年举行联合开学典礼,正式施行「九年国教」。

当许水德放弃留学回到国内后,却遭逢让他非常错愕的消息!

潘厅长告诉他,铨叙部不同意他们的权宜之策,他还是得先考取高考才行。「先考考看再说吧!」潘厅长无奈地说。

要通过高考本非易事,尤其那时离高考的日子,仅剩下一个月!

为了全心冲刺考试,他们举家搬到高雄冈山太太的娘家,好让妻儿有人帮忙照应。他则每天一早就带着便当,到冈山国小苦读,读到天色暗得看不清楚书上的字才返家。

「由于当时正值学校放暑假,教室都锁起来,我只能在树下、走廊捧着书读,相当不方便。」

有了这个经验,他日后担任省政府社会处长,以及台北、高雄两市市长时,极力推动校园有限制开放政策。

到了考前一周,他提前到台北,并在新公园附近的新生旅社,租下一晚三十五元的房间闭门苦读,除了用餐时间出去买个便当回旅馆,几乎都足不出户。

他还准备了多瓶能够提神的克劳酸,以应付每天不分昼夜的埋头苦读。

所幸皇天不负苦心人,许水德在最难考的「教育行政」科,以第三名的成绩考取,顺利就任屏东县政府教育科科长。(待续)

作者:许水德,魏柔宜

来源:旺报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