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静气看繁简之争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2-17 19:45:48
2009年马英九总统提出识简书正,图为时任立委卢秀燕在立院质询。(来源:旺报)
  本报讯/不久前在北大、清华校园掀起一波简体字与繁体字的较量,主因乃因敢言而知名青年律师陈秋实,在公开的网路场合发表:我不是文盲,所以我学正体字。

  繁简之争再掀波澜

  支持陈秋实学正体字的理由,不外乎:只要换个输入法就可以了,不难;我在练硬笔体书法,繁体字写出来更漂亮。繁体字叫正体字,保存了大量中国汉字的造字艺术和传统文化;简体字是1949年以后,为了迅速扫盲而创造出来,陈秋实表示自己已经不是文盲,他想学习更高阶层的汉字;还是有不少朋友认为陈秋实用繁体字装逼,陈秋实立即反击:中国人连传统中国字都丢了,你连逼都不算。

  某次,清华大学校园书法比赛,得奖者通篇都是简体字的书法,反而写繁体字的港台同学心里苦闷。

  是以,笔者花了一点时间来比较繁体字和简体字的来龙去脉,回头想想马英九所谓「识正书简」当时引发卫道文化界的强烈批判,但在实用性上,笔者认为马英九的说法固然也有些许道理,起码笔者在北京读博这段时间,识正书简的阅读及撰写的习惯逐渐养成。

  例如,比起简体中文,繁体中文的确保留许多中文的特色。当初在创造简体中文的时候,许多字已经丧失了原先造字的原则,或许有不少人抱持着这样的立场。不过我们现在使用的繁体中文,到底又多么衷于最初的造字原则呢?

  简体字非共党创造

  华夏历史长河下:繁体字与简体字向来并存。

  或许我们需要认清的第一个现实是,中文历经几千年的演变,很难说我们当今使用的这一套繁体中文是「正统」,其实简体中文和繁体中文可谓同时进行,简体字绝非是共产党建政后所创造出来。

  长期以来,简体中文和繁体中文的差异一直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两者近乎相对立而存在的词汇;如果没有简体,也就不会有相对应的繁体,反之亦然。在台湾,我们以使用繁体中文为傲,并且以中华文化保存者的身分自居。

  繁简之争起源政治

  此种文化骄傲却引来一种偏见:台湾人在网路社群媒体上屡屡见到以「正体字」称呼繁体中文,甚至以带着贬意的「残体字」来称呼简体中文,此种霸权式的骄傲作祟,添加了使用者对于语言的特定观感,也就是语言学中所谓的语言态度。

  曾有专门的语言学长团队,针对简体字繁体字对比,谁才是中华正统文字,在一些数据和历史真相:首先,汉字一共有九万多个,而被简化的汉字只有2235个。其次,并不是先有繁体字才有简体字,在文字演变中,繁体简体一直同时存在,大部分的简体字都有上千年的历史,甚至许多简体字比繁体字的历史更长。第三,最古老的文字甲骨文,笔画最简单,但是总量非常少;金文,延伸出更多的汉字;篆书,再次增加文字量;隶书,比今天的简体字简化更彻底;最后,使汉字稳定下来者,楷书可谓居功厥伟,楷书的撰写方式是奠下繁体中文的基础。

  繁体字与简体字之争起源政治。

  文字、历史、政治等,总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历史学家发现近代简体字运动的鼻祖──太平天国,总共使用一百多个简体字,大部分被现代使用,目的也是为了提升识字率。

  至于1909年清宣统元年至1934年中华民国时期,先后有数百名学者提出汉字简化,后遭到国民党元老戴季陶强烈反对而中止。

  1937年,北平研究所字体研究会发表的《简体字表》第一表,已收录1700个简体汉字,但是抗日战争爆发,此工作被迫停止。

  1949年两岸分治后,台湾蒋介石提倡汉字简化,后因大陆率先推广简化汉字,使这一问题政治化,蒋介石不再倡言汉字简化,知识界人士谁再谈论这个问题,就很可能会被扣上沟通匪帮或隔海唱和的「红帽子」。

  简体字挽救了汉字

  当笔者前往北京负笈念书后,由于大陆地区琳琅满目的简体字,基于课业的需要也得正确认知简体字,发现下列心得:首先,简体字并不是凭空捏造,它的创造、改进和使用,都是来自于由下而上的普通民众,重点得让一般老百姓能识字沟通;其次,繁体字虽说书写美感,始终不如简体字易于学习的方便,简体字的推行扫清数亿文盲;第三,容易推广至国际化,外国人远渡重洋来华人圈学习中文,简易的简体字较受到外国人士的青睐;第四,简体字的成功推广,彻底挽救了中国文字。清朝和民国以来,知识分子一度认为中国文字过于迂腐,废除中国文字,才是唯一出路,而这个时候推广简体字,无疑挽救了汉字。

  珍惜汉字在儒家圈的无远弗界。

  每当听闻有人辩论繁体字与简体字的优劣评比,笔者认为繁体字并不能单纯地被认为是中国文字的正统,要论正统,应该结合繁体和简体,以及每个时代使用的文字,并深入到每个文字的本身,结合历史发展的进程。再者,从近代汉字来说,没有简体字,就没有汉字,简体字代表了一种时代的精神与创新,它扫清了文盲,挽救了汉字,也使汉字越来越全球化。

  繁体字的文化象征

  不过,笔者虽不贬抑简体字,但仍然推举繁体字的文化象征,因为繁体字确实可以作为欣赏价值,若论考古价值,也近乎无与伦比的好。

  简体字拥护者最受不了说繁体字代表中华精神,认为繁体字不过就是一些迟早被淘汰「老字」。汉字简化自始就有一个误解,即是将中国文盲率居高不下归罪于传统汉字「难认、难读、难写」,但事实上影响识字率的更多是社会经济以及教育因素,而非字体难易程度。

  除了繁体字与简体字之争外,汉字文化圈中尚有日本、韩国、越南等国家有类似正体字的传统汉字,我们应该要有更包容的心态来看待文字留给后世的文化遗产。

  鉴此,笔者建议汉字无论怎么演化,都是极为珍贵的人类文化的非物质资产,应当重视亦且珍惜。

  每个学期末,笔者每次到清华园的兆栏院邮局寄信,承办大妈初期看我这台湾人写繁体字也是眉头深锁,往返几次邮政大妈总是和我开玩笑:唷,你这个「台」字可真是难认,可你们台湾人写字普遍不会太潦草,邮政大妈每次这么说,也不知夸赞笔者还是调侃笔者?

  作者:林士清、北京清华大学博士生

  来源:旺报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