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鹏仁:陈公博亡命记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2-29 01:21:52
 曾任日本拓殖大学常务董事的小川哲雄于1985年5月,由东京原书房出版《日中终战史话》,叙述他陪同汪精卫旗下第一大将陈公博等人亡命日本,以及应中华民国政府的要求,日本政府把陈公博等人送回中国大陆的经过。

日本顾问安排逃亡路线

 1945年8月24日晚上,当时隶属于「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军事顾问部」的陆军主计中尉,汪精卫伪政权的军事兼经济顾问助理小川,在日本驻沦陷区大使谷正的官邸,得到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少将的命令:(1)领导陈公博一行亡命日本。(2)先到青岛,嗣后伺机赴日。(3)所需经费储备券一亿元(合当时日币约1,800万元),将经由横滨正金银行汇去。(4)25日清晨出发。

 25日凌晨,小川赶往主席公馆,陈公博夫妇、经理总监何炳贤、行政院秘书长周隆庠、实业部长陈君慧,安徽省长林柏生、秘书莫国康七人与小川,由总司令部小笠原欢送,分乘两部车,从颐和路的公馆出发,一路上弯了几条街,到达故宫机场。

 他们乘的是MC机,机内前面左边只有一个座位,给陈公博坐,其余人坐在用由地毡铺的铁板上面,飞机往北越过长江,小川下令往东海飞去,随后问陈公博,是否就直飞日本,降落取鸟县的米子。陈说「全权交给你,你就看着办吧」。飞机勉强降落在乱七八糟、全是沙滩的米子机场跑道。

 机场没有任何人影,小川只身往东北方的松林走去,走出松林后遇到一部老爷卡车,小川请其开到市政府,司机同意了,小川让陈公博夫妇坐在司机旁边,其余的人站在车台上。

 在路上,小川借一家杂货店的电话打给米子市长斋藤干城,斋藤是得悉陈公博一行亡命日本的第一人。当他们到市长办公室后,斋藤说「远路辛苦你们了。这里已经是日本了,请坐请坐,请大家放心。我们一定尽全力,为各位效劳。」斋藤曾任陆军第五师团军医部长、关东军军医部长,因此非常亲切。市政府的女职员端来了三大盘白米饭团和黄萝葡给他们当午餐。

 市长只派了一辆消防车给他们用;陈氏夫妇只好坐在司机助理的位子,随行人员只能挂在消防车前后,车子开到战时的海军军官俱乐部水交社,分配房间后,林柏生才伸着腰说「啊!终于到日本了」,而往里边走去。一会儿走出来的大胖副官说:「大臣和次长正在开重要会议,不能见面。亲笔信我负责转呈。」

 把三封亲笔函交给副官以后,小川到陆军省几个单位,但没有人理他;他垂头丧气地离开陆军省,忽然想起应该去外务省看看。小川走进外务省一个单位,向最靠近门口的一个职员说明来意。这个职员立刻替他打了几个电话,并请他稍等一下,然后出去。不久满头大汗地回来,对小川说:「田尻爱义次官要见你。」遂把小川带领到次官的办公室。

东山工作方案作为代号

 田尻请小川坐下并说:「辛苦你了」,同时道:「要请你到京都去」。原来外务省已经着手办理「东山工作」了,根据《昭和史之天皇》作者松崎昭一所发现的资料,内容如下:有关东山商店一行案件(昭和20年8月29日管二)陈前国民政府代理主席一行居留日本期间之处置:

 「(1)以东山商店为其假名,一行化名如下⋯陈公博─东公一,陈夫人─东山文子,莫国康─青山贞子,林柏生─林博,陈君慧─西村君雄,周隆庠─中山周(周隆庠可能是我国最后一任驻横滨总领事周隆岐的哥哥),何炳贤─河田贤三。(2)本案之实施,由外务省担任。(3)特派遣外务省官员到米子,将一行人移住京都,并令其暂时居住该地。但依情况变化,可能移动至其他地区,并应做准备。在京都,以民间人士之住宅供其住宿。(4)有关本案南京的汇款,设法以18元之行市兑换成日币。

 上述文书,系以大东亚省信纸打字,上面盖着「极秘」的红色印章。由此可知,一是由外务省负责处理陈公博一行之亡命;二是关于陈等之亡命,因为日本大使馆的联络,已经做了某种程度的预测和安排;三是「以18元行情兑换」,显然是指今井副参谋长在南京大使谷正面前所说的「汇一亿储备券」而言;四是小川于8月26日或27日,从取鸟县松崎打给陆军省的电报,确实已收到,因为它说「特派遣外务省官员到米子」。

由外务省送陈公博到京都

 外务省派了当地调查官山本晃一和大东亚省支那事务局事务官仲村清市前往米子,以便带领陈公博到京都。田尻说「他们预定9月1日扺达京都⋯」,小川便直往京都去等他们。

 9月1日,陈公博一行告别望湖楼,外务省顾问冈部长二、近卫前首相的私人秘书冢本义照,京都府警察本部特高课警部补(相当于我国的巡官)广濑秀夫、和另外一位特高课课员,代表重光葵外相、近卫首相和京都府知事三好(重夫)在福知山车站,欢迎他们一行。

 为避开人们的注意,陈公博一行在峨娥车站下车,本来京都府政府安排他们住宿京都饭店,但陈公博不肯住旅馆,改住洛西花园柴田一雄的别墅;惟因房间不够用,林柏生、陈君慧、何炳贤、小川和外务省官员都住在京都饭店。别墅由不破贞子照顾,饭菜悉由京都饭店送过去。

 9月2日,日本政府在东京湾密苏里军舰上向盟军投降。陈公博一行必须另找隐匿处。

 9月8日,陈公博夫妇、周隆庠和莫国康住进金阁寺,林柏生、陈君慧、何炳贤和小川搬进对文庄。金阁寺是临济宗相国寺派的特别本山,正式名称为鹿苑寺,于1397年由足利义满所创建。陈公博住在最里面的常足亭,其他三人在书院起居。外务省官员则住在俵屋旅馆。

 安原斯文任陈公博夫妇的日语老师,不破贞子和大原美代子照料其身边的一切。陈公博每天的活动是读书、散步、学日语和打麻将。每天早晨,周隆庠(九州大学出身)翻译报纸的要点给陈公博听,陈感兴趣的,则全部译出来。中文书只有织田牧送给他的三本。黄昏时刻出去散步,晚上打牌,这是他们唯一的娱乐。9月12日(或13日),陈公博欲以手枪自杀未遂。

放出陈公博举枪自杀新闻

 在这以前的8月30日《朝日新闻》曾报导北京同盟通信社的消息,说陈公博于26日企图自杀,29日不治死亡。

 9月3日,重庆中央社消息说:「陈公博自杀为虚报,实为亡命日本」。报导内容与事实大致相符。9月8日,何应钦总司令向支那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提出备忘录,要求冈村转达日本政府速将陈公博等(有岑德广,没有陈公博太太)逮捕,并押送到南京陆军总司令部。

 9月25日,外务省管理局第二部长大野胜已(外相已经换成吉田茂),以东山工作方案负责人的身分,前往金阁寺,正式对陈公博转达日本政府的意向。其内容是:(1)详细说明与重庆当局折冲经过,包括何应钦的备忘录;(2)强调日本政府并非不顾信义;(3)不说日本政府的正式意见,设法套出陈公博的意向,以便处置。

 大野带了一位翻译官中村。周隆庠陪陈公博在书院等着。大野说:「让你们很不自由」,接着便说不出话来。至此,陈公博开口了:「大野先生你想说什么,我已经大概知道了。没有什么担心的事,你放心吧。」

 大野告诉陈公博来意,但没有说出日本政府的意旨。陈公博望着天花板,然后瞪着大野断然说:「我要回去,回去中国。」陈公博要求大野代其给何应钦总司令打电报,请中华民国派专机接他回去,以便自首。

 9月29日,支那派遣军总参谋长来了机密回电(总参三电第294号)说:「关于陈公博之回国自首,今井副参谋长和石黑(四郎)书记官已将陈公博的电报和外相的希望转达何总司令部。二,回国时将派中国飞机,中国方面三人,日方五人前往迎接。三,陈公博夫人及莫国康女士必须全部回国。」 

 总参谋长又来一电(总参一电第491号)说:关于陈公博回国,中国当局催之甚急。拟于30日派遣专机赴日,请考虑左列事项,进行准备,急回电。左记「一、派遣飞机:中国空军飞机(C-47)。二、往接人员:顾问部浅井大佐、总军椙山中佐、大使馆石黑书记官外两名。三、30日先飞抵福冈(雁之巢)。四、飞行许可悉由中国负责。10月1日晚上,陈公博一行人离开金阁寺,前往九州。

陈公博回国受审判处死刑

 10月3日下午,陈公博一行人所乘空军专机飞扺南京大校机场。陈公博先被关在老虎桥监狱,后移往苏州狮子口监狱。

 1946年4月5日,江苏高等法院开始审判陈公博,4月12日判处死刑。6月3日上午8时枪决。林柏生也判死刑,周隆庠无期徒刑,陈君慧14年有期徒刑,何炳贤8年有期徒刑,莫国康12年有期徒刑。

 陈公博太太李励庄,因陈公博的临走时要求交给小川,要她照顾陈母和儿子,但陈太太希望回国,乃于11月27日由博多乘船明优丸回国,小川陪她去,船从吴淞炮台左边,溯黄埔江而上,没多久就停了。一艘小汽艇接近明优丸,陈太太被五、六名中国士兵带上小汽艇而去。

 (作者为中国文化大学讲座教授,来源:观察79期)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