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靖:1950年代蒋经国忍辱负重终成局面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4-02 00:46:23
 蒋经国虽贵为蒋介石的长子,但因他有苏联背景,美国对他充满疑虑,并多所打压。美方安排蒋经国访美,表面上给足面子,由艾森豪总统在白宫亲自接见,但国务卿杜勒斯当面给蒋经国难堪,1954年6月更施压让他辞去国防部总政治部主任。

1950年代上半段,是蒋经国一生受到最多政治打压的时候。由于蒋经国作风强硬,让许多国府人士不以为然,包括张群、陈诚等人都担忧蒋经国的作风,会让美国拒绝援助台湾。

蒋经国不仅受到国民党派系与国府将领的掣肘,美军顾问团更怀疑蒋经国在苏联学习的背景,即使蒋经国开诚布公,允许美军顾问到部队实际去看政工人员的工作,但仍无法取信美方。美国邀请蒋经国到美国参访,却被国务卿当面教训一顿。1954年6月,蒋经国辞卸国防部总政治部主任职务,这大概是1948年在上海打老虎,搜捕囤积居奇的经济罪犯,遭到各方反弹后的又一次挫败。

美藉援助干涉国府运作

国府迁台前后,美国为其自身利益,积极介入国府内部问题,甚至主动向国府列出军事防卫与行政管理名单,要求孙立人负责军事,政治委由吴国桢负责,国府若不照办,美国将不提供援助。国府拿人手软,只好任命吴国桢为台湾省主席,孙立人先担任台湾防卫司令,后任陆军总司令,不过,国府对两位文武官员处处设防。

蒋经国来台后,第一个重要工作是担任国防部总政治部主任,也因此职位与追随他父亲的许多将领发生了矛盾。当时为了防范来台军队军心不稳,蒋经国所指挥的政工人员在部队中引起不少纠纷。从中情局1950年代的极机密档案可以看到,许多军队对政工人员不满。

当时以海军与政工人员的矛盾较大。海军内部派系复杂,抗战后,国府甚至撤销海军总司令部,改设海军处,不久后又恢复海军总部,但由陈诚、桂永清等陆军将领接管海军,可见蒋介石不信任海军。内战后期,海军舰队在长江叛变,仅有部分船舰逃出,更让蒋介石怀疑海军的忠诚。

根据中情局解密的档案,1951年时部队士气低落,海军很害怕蒋经国的政工人员举报,海军补给舰在日本及台湾之间运油,船上总有政工人员,而且除舰长外,还有另一位可供替补的舰长。海军总司令桂永清表示反对,却于1952年4月被蒋介石撤换。

海军向美告状对抗蒋经国

国务院解密档案当中,有一份美军顾问团海军顾问贝耶立(Beyerly)给美军顾问团团长蔡斯(William C. Chase)的报告,他说他曾于1951年11月2日告诉海军总司令桂永清,政战局(总政治部)造成华府对台湾有很不好的印象。桂永清请他把这些事情当面告诉蒋介石,因为没有人敢对蒋说实话。

11月8日上午,贝耶立见到蒋介石,亲口告诉蒋,华府有许多不利国府的报告,最受争议的是政战军官侵犯了军事指挥官的责任与权威。贝耶立也向蔡斯建议,此时是调整政战局的时机。

另一份国务院解密档案可以看到,1951年5月蔡斯抵华任美军顾问团团长后,于6月15日向蒋介石提交了一份他对国军部队的观察报告。同月27日,蒋介石在总统府邀集中美双方要员,针对蔡斯的报告进行会商。7月6日,美国大使馆代办蓝钦以机密电报回报国务院称,中国政府需要防范军队及民间发生叛乱与阴谋破坏,但了解情况的美国人与部分中国军官认为,政工制度在军队与民间的运用有严重缺陷,对军队效率是弊多于利。

1951年国府将领与美方里应外合,向蒋介石与蒋经国施压,希望废止政工制度。此外,根据1951年7月美国国务院的极机密档案,美方向国府表达美援物资必须由美方有效地监督与管制,这引起国府内部有不同的看法,陈诚、吴国桢、张群等人主张配合美方,以争取美援物资,但从中情局的解密档案可知,蒋经国当时力排众议,反对受到美国控制,外交部长叶公超告诉美方,美国这样做,几乎是逼国府投降。

蒋经国之后为了大局退让一步,允许美军顾问团派人到总政治部实际了解状况。1951年12月5日中情局极机密档案显示,蔡斯接受蒋经国的提议,指派一位顾问实地观察政工人员在部队上的实际作法。



有人藉美势力反对蒋经国

中情局一份1951年10月27日标题为「蒋中正与蔡斯对蒋经国地位有所争执」的机密档案显示,蔡斯认为政治部是秘勤组织,是非民主的。在中美双方有歧见之际,孙立人支持美方蔡斯的立场,督促蔡斯去找蒋介石,好好谈谈这些问题。这份档案提到,蒋经国认为是他在苏联14年的经历,造成美方对他不信任,如果他有美国的背景,美方一定会肯定他推动军中政治教育的作法,而不会骂他是模仿共产党。

1952年4月,吴国桢辞去省主席前往美国,此事造成中美关系的波澜。吴在美国不断批评国府,尤其是蒋经国,1954年甚至在美国杂志撰文大骂蒋经国搞警察国家。几个月后,藉着蒋介石第二任总统上任内阁改组时,蒋经国辞去总政治部主任职位,缓解了美方的压力。

杜勒斯当面指责蒋经国

在蒋经国离开国防部的前一年,1953年10月,美方邀请蒋经国出访。根据国务院的档案,1953年10月1日蒋经国会见国务卿杜勒斯时,虽然态度谦和,极力降低姿态,但杜勒斯仍表示,不认同蒋经国为维持台湾安全情势稳定所做的努力,担任蒋经国翻译的沈锜不敢将杜勒斯的不满翻译出来,现场沉默了一下子。杜勒斯见状,又再一次指责蒋经国,并举美国的经验告诉蒋经国,处理安全事务不需要这么严厉,翻译如实把杜勒斯第二次的讲话翻译出来。根据国务院的档案记载,蒋经国听了杜勒斯的批评,只回答了几句听不太清楚的话。显示蒋经国并未料到会被杜勒斯如此批评,当场气氛很尴尬,只能随便敷衍了几句话,使得国务院在场的记录人员,根本听不清楚蒋到底说了什么。

蒋经国访美,虽然见到艾森豪总统,但拜会国务院时却遇到难堪的事,看来美方没有减缓施加在蒋经国身上的政治压力,加上国民党内斗还在酝酿,1954年2月吴国桢在美国刊登广告,再次批评国府与蒋经国,反蒋经国的政治浪潮一波波袭来。蒋经国后来感叹地告诉衣复恩,他成了众矢之的,可见当时他内心承受的压力。

蒋经国辞去政治部主任

为了维系对美关系,同时稳定国府内部,在饱受美方压力与国府内部权力斗争之下,蒋经国辞去总政治部主任职位,但同一时间陆军总司令孙立人也被夺去兵权,调任总统府参军长。这项人事安排,很可能是蒋介石为了平衡各方的力量使然。1955年,孙立人在《中美共同防御条约》签署后被指控涉及部属发动兵变,辞去参军长。国府忌惮美国压力,仅软禁孙立人直到蒋经国去世,才由另一个亲美的李登辉释放。

吴国桢在美国四处告洋状,影响中美关系甚大,也造成对蒋经国的巨大压力。1954年3月4日,蒋经国写信给陈大庆说,「弟一生与人无所争,而今日所欲争者,乃争国家之独立而已。」不久。蒋经国很无奈地被迫离开国防部。根据国史馆出版的蒋经国手札,1954年6月26日,蒋经国以机密电报告知在美国的宋美龄,张彝鼎接任政治部主任,儿定7月1日移交。7月9日,蒋经国致函张国疆,「四年余来服务军队,由于自己年轻学浅,未能达成任务,于心有愧。今奉命调职,自应深加反省,并将一本有过必改之决心,以图报效党国于未来之时日。」 

蒋经国交卸总政治部主任后心情仍未平复,7月11日,蒋经国致俞国华函云「弟对吴某之毁谤,始终并不介意,但此种恶意宣传,对于国家之利益,与父亲领导之威信,确有很大之损失。且皆因弟个人之关系而引起如此事件,此乃于心最感不安者,自知有罪也。今已奉命调职,对于一切自应深加反省,以图报效党国于来日。俞部长拟派弟为国防部次长之厚意,无任感激,请代致恳切之谢意。」

同日,蒋经国又写信给衣复恩说,「虽然感觉到无官一身轻,但是大敌当前,岂可偷安。最近半年来,我已成众矢之的,但是能够杀伤我的身体的人,绝不能杀伤我的灵魂。」蒋经国也写信给江国栋,「我对于此事乃经过再三之考虑而决定的,并已完成辞职之手续。」蒋经国又在16日写信给郑彦棻,「在台湾忙了四年多,难免有错处,错处确实很多。」

从这些私人信函可以看出,蒋经国虽对朋友说是奉命调职,但实情可能是吴国桢在美国不断指控台湾当局搞特务,国府内部反对势力藉机攻击蒋经国,加上美方持续不断施压,才决定请辞,对于俞大维安排国防部次长的心意,也表达恳辞,不过,几年之后,蒋经国还是回到国防部担任副部长与部长。

摆脱美国蒋经国掌控大局

1954年6月,蒋经国离开国防部总政治部,缓和美方的政治压力,蒋经国下台,孙立人也同时下台,转任闲缺。这个局面是以退为进,两三个月后,国府就发表蒋经国接任国防会议副秘书长,地位与权力反而提高。一年后,台湾发生孙立人案,算是蒋经国对美方还以颜色,拔除美国在国府内部所扶植的势力。

在1950年代结束前,保密局改制为情报局,多年来与蒋经国始终不和的情报局局长毛人凤病逝,至此,蒋经国的政治路途上,仅剩下当时的副总统陈诚可以匹敌。陈诚病逝后,蒋经国接替俞大维担任国防部长,才完全摆脱美方势力的干扰,这时的蒋经国反而与中情局台北站站长克莱恩(Ray S. Cline)交好,巩固了他是唯一可以代表蒋介石与美交涉的地位,美方也不得不默认蒋经国为接班人与代言人的地位,昔日胯下之辱终得一雪。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来源:观察月刊80期))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