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鹏仁:孙逸仙与南方熊楠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4-29 02:37:04


(三)

 关于南方与孙逸仙的邂逅等等,坊间有几种错误的说法。这是源自一九二六年五月,南方出版其「南方随笔」时,民俗学家中山太郎在该书末所写「我所知道的南方熊楠氏」一文,而进一步予以小说化和戏剧化的便是平野威马雄的着作。

 如前面所述,孙逸仙与南方,初逢于孙逸仙由清公公使馆死里逃生五个多月以后,在大英博物馆东洋圆书部部长道格拉斯的办公室;可是,平野在其「博物学者南方熊楠的生涯」,「熊楠外伝」和「大博物学者南方熊楠说:「如斯,他俩遂并肩为古巴人民,与西班牙政府军作战,」,但孙仙却似没有去过古巴。

 不特此,中山太郎着「学界伟人南方熊楠」一书的一张照片,竞把南方一起照的美国华侨江圣聪误为孙逸仙。

 关于孙逸仙由清国公使馆被拯救出来的经过,中山太郎这样写着:

 翁(指南方)到支那公使馆去提出严重的抗议,用文书予以抨击,千方百计,尽了最大努力,但还是不释放,因此终于学博浪一击的故智,年夜晚,挺身偷入公使馆,才把孙文救出来。

 而平野威马雄则说:

 摩根百般设法调查,确认孙文披夹带走,因禁在清国公使馆地下室,几乎要饿死。清国政府,决心令这个爱国、忧国的志士饿死。

 得知这个事实的摩根和南方,遂请出伦敦大学校长,同时跟南方很不错的逖更斯博士,和大英博物馆的大学者,向英国皇室请愿拯救孙文的方法。

 可是,英国却戄怕惹起国际问题,更害怕支那真的变成东亚的纯然的自主独方国家,并强大起来,因此给正义带上口罩,不肯采取行动。

 于是南方大声疾呼「清国公使馆不是在英国领土内吗?在自己国土内坐视政治犯的志士之将被置于死地而不救,实在有失英国的体面!」

 但(英国)政府还是无动于衷。

 「太麻烦了。不能再以懦怯的表面上绅士为対手!」因而南方遂与摩根,某天晚上,䝉面上了刮风的街道。

 于是当天晚上,很顺利地从公使馆地下室,救出憔悴非常的孙文,并令其宿于南方的居室。

 数日后,灰色的云低低地,阴阴雨雨的一个黄昏,摩根和南方,陪同孙文,经过毫无人影的小巷,出现于雨萧䔥的利物浦码头。(孙文)穿着皱巴巴的薄衣服,口袋里空空地。

 摩根和南方,把口袋里本来就不多的銭统统拿出来给好朋友孙文,以为他送行。

 而且,事先就联络好英国货轮的船长,请他同意在船裹用孙文做工友(原文为小使)。

 简直把它写成推理小说。

 对于上述中山太郎的文章,南方说:

 至少其八成是虚构。中山氏本身边小题大作地论述着传说的正误和事迹的虚实,却边写出我和其他说过的人名而不在乎。真是非正常的人物。这可以当作心理学上的研究材料,因此我决定不删除其全文,而且再版时也要照登无误。

 故意不改正其错误,佐藤春夫早已指出,笠井清也再三的论述过,但平野却从他最早期的着作,到前年的专书(内容相同)凡四十年,一若鹦鹉乱写胡作,还能出版,真是怪事。平野大概是从不看别人的着作,胡写乱述也不在乎的一位生生。孙逸仙和南方如果看了平野的此种文章,不知道会作何种感想?

 平野之推理小说般的「杰作」,果然产生了意料中的不良效果。而刊登于一九八二年二月十一日之「周刋文春」之户板康二的「巨人.南方熊楠的奇行」就是它的典型。户板说:二十五岁时参加古巴独立战争,那时成为好朋友的就是孙文。后来在伦敦时,把被清公大(公)使馆监禁,几乎要饿死的孙文救出来,使其脱险。

 平野说:「照春秋的笔法,中国的革命,成于熊楠的功劳」。

 不知情者,如果读它,祗有相信,但这实在太离谱了。我偶然看到这篇文章,遂给当时i「周刋文春」总编辑村田雄二写信,告诉其错误和根据,但没有得到任何反应。同时,小学馆的「大日本百科事典」,却把平野之荒谬无稽之着作,列为有关南方熊楠的参考书。现在竟变成随便看百科全书的时代了。

 此种错误,七十几年前,在台湾也发生过。这是利用中山太郎之着作的结果。惟中山太郎的书,早已绝版,所以可怕的是,最近出版的平野的着作。此种弊端,与我的呼吁亳无关系地,将継续下去。

 最后,我想来谈谈有关南方熊楠纪念馆。

 这个纪念馆,位于和歌山县白浜町番所之崎,主要展示南方的业绩,除此之外、还有前述孙逸仙送给南方的书、遮阳㡌、书信和纪念照片等等,令人想像当年南方与孙逸仙的深厚友谊。我曾经往访这个鱾念馆两次,拜访过南方的千金冈本文枝女士于其在田边的老家,扫过南方熊楠的墓,一次是内人莉莉陪我去的。

 题字南方熊楠纪念馆的小泉信三先生是平成天皇的国师,我跟小泉先生很熟。


(作者陈鹏仁为中国文化大学讲座教授) 
 
【大华网路报】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