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一:闽南、客家移民开创了台湾的文明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7-01 03:08:34
 是谁开启、创造了台湾的文明?在高中历史新版教科书里,只有四页轻描淡写提到闽南、客家人渡海开创的历程;而其中两页专讲内斗。哪有缅怀祖先,却好的不提,只讲负面、丑陋的琐事?这难道是「外国人」写的「台湾史」?

史学界对文明的起源有许多种学说。其中影响最深远之一的是史学家汤恩比(Arnold Joseph Toynbee)的「挑战与回应论」。他认为人类文明的起源,是在特定的困难情境所产生的挑战,促使人们奋发起来,做出前所未有的努力。汤恩比引述了远古亚非草原,由于自然变化,造成人群迁移到两河流域和尼罗河三角洲,因此开启了人类文明。

有关历史发展,马克思从唯物论提出「群众史观」,认为人民群众,而非少数英雄人物,是历史的积极主体,对社会发展起着主要决定作用。这两种论点都广为史学界所认同。

闽南、客家开创台湾文明

闽粤沿海居民,因土地稀少、贫瘠,近代人口激增,灾荒频繁,度日艰难;乃冒险犯难,离乡背井,聚众渡海,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安居台湾。汤恩比的文明起源说和马克思的群众史观说明并非丰臣秀吉、日本人、葡萄牙人、荷兰人;而是闽南、客家人的移民开创了台湾的文明。

明代(1566年),林道干驻扎魍港3千人。1621-1646年,颜郑魍港屯垦3万人。荷兰殖民;1624-1661年4万多人。明郑末年:康熙22年(1683)15万人。清朝强迫明郑军队、官员、家属遣回大陆,康熙22年(1683)7万人。嘉庆16年 (1811)190万人。光绪21年(1895)割让台湾295万人。

明中叶前的汉人移民台湾

从出土文物可知,汉人移民台湾,与原住民的交流源远流长。只是至今尚未发现在明代中叶以前具规模性的闽南、客家移民集团。可见该时期来台的移民有限,没有可靠的人口统计数目。

明初朱元璋颁布海禁,延缓了台湾的发展。但大陆与台湾往来及来台开发的任务,转而由民间承担。与倭寇和西方航海的同时,大陆沿海出现许多拥有武装和经济实力的海上贸易集团,他们亦盗亦商,活跃海上,后被明军所逼,转入台湾。其中规模最大的有林道干、林凤、袁进、李忠、林辛老、颜思齐、郑芝龙。

1566年,林道干聚众三千、巨舰50余艘前往魍港(今北港)屯居,作为根据地。1573年,林凤经澎湖前往魍港驻扎。袁进、李忠、林辛老也在17世纪初来过台湾。16世纪中叶开始,魍港已是海商、海盗及渔民屯居,与原住民贸易的地点。

颜郑集团移民魍港

颜思齐和郑芝龙原在日本经营对中国、吕宋、东南亚的贸易,亦商亦盗,后于天启元年(1621年,根据连横《台湾通史》又有一说谓天启4年)率众到台湾魍港,进行大规模、有组织的拓垦。当时台湾已有不少由福建泉州、漳州迁来的汉人,许多人趁此投奔颜郑集团,颜郑势力逐渐强大。天启2年(1622),颜思齐去世,郑芝龙继承领导,劫富济贫,安置大陆移民,开拓魍港邻近地区(今云林、嘉义),深得人心,归附者日众,有万余党徒、数千船舰,纵横东南海上,与荷兰人、西班牙人时战时和。

1628年郑芝龙就抚于明政府,实力更为壮大。崇祯初年福建旱灾严重,郑芝龙得到明政府的支援,招募到三万闽南移民到台湾,给予耕牛、农具、粟、稻,令其垦荒。这个有组织、有计画的移民规模可观,对开启台湾文明产生极大的作用。试举一例比较,北美早期到新英格兰的移民,从1620年的「五月花」到普利茅斯海岸开始,直到17世纪末,仅39,000人,但之后却成为美国独立建国的重心。  

可惜到了1645年清兵南下,郑芝龙次年归顺清朝,被软禁北京。台湾余众瓦解,郑所开垦的基业被荷兰人接收。从清代以来,颜郑集团屯垦魍港一直被公认为「开台之始」,但在新课纲历史课本里却一字未提。

西班牙、荷兰先后来台

1626年,西班牙人占领鸡笼屿(今基隆和平岛),后占领沪尾(今淡水),进入台北盆地,又进占蛤仔难(今宜兰)。其后菲律宾人反抗西班牙殖民,西班牙人放弃淡水,并调遣部分鸡笼驻军赴马尼拉。1642年,荷兰人进攻鸡笼,西班牙守军投降,结束了在台湾北部16年的盘踞。西班牙在台湾北部没有太多建树,汉人移民也很少。

1624年9月,荷兰人入侵台湾南部,在一鲲身大员(今安平)建热兰遮城(红毛城),次年在赤崁(今台南)修建普罗文迪雅楼(赤崁楼),作为贸易基地,并邀请大陆商人移民居住、招募大陆移民来台垦荒。其后继续扩大其占领区,逐步将势力发展到北至诸罗(今嘉义),南到阿猴(今屏东)的台湾南部领土。

1642年,荷兰人驱逐盘踞台湾北部的西班牙人。1646年,郑芝龙被清廷挟往北京,其开垦基业被荷兰人接收。至此,荷兰人占有台湾西部沿海平原,统治315社。估计当时移民来台的汉人已达四、五万,而驻守台湾的荷兰士兵平时仅1千余人,最多也只短暂地达到3,500人。

郑成功收复台湾三代经营

1645年,郑成功开始反清复明的壮举。1661年春,为确保海上贸易、开拓资源,乃决心收复其父郑芝龙与颜思齐最早经略的台湾,作为继续反清复明的根据地。是年5月攻克赤崁,围困热兰遮,改台湾为东都,在赤崁设承天府(今台南),辖天兴(今台南以北地区)、万年(今台南以南地区)两县,并设安抚司于澎湖。郑成功将其部众分派各地开垦,实行屯田政策。郑成功围攻热兰遮9个月,最后荷兰人投降,结束了在台湾38年的统治。

可惜,郑成功5个多月后就去世了。其子郑经继位,任用谘议参军陈永华主政,通盘发展经济、扩大贸易、推行教育、发展农业,并协助原住民耕种,提高了台湾的生产力。

明郑时期,大批汉人移民台湾。1661年,郑成功收复台湾和1664年郑经由金厦退守台湾,带去的兵士和家眷约5万人。其后估计有5万人沿海居民冒险渡海来台谋生,加之荷兰殖民时期已有的4、5万人,明郑末期台湾的汉人已达15万。但康熙22年(1683)清廷派施琅平定明郑,强迫明郑军队、官员、家属回大陆,留在台湾的只剩约7万人。

清廷汉人移民成燎原之势

清初承续明代大多时间的闭关自守,又恐怕台湾再成为「乱薮」(乱民聚所),乃颁布法令限制大陆移民不许带家眷到台湾。清初承平既久,人口剧增,闽粤沿海耕地有限,而台湾西部辽阔的荒地有待开垦。百姓不顾政府禁令,成群结队,偷渡前往台湾,移民风潮成燎原之势。

平定朱一贵后,清廷检讨对台移民政策,于雍正10年(1732)解除移民携带家眷及接家眷的禁令,从此汉人移民入台剧增。根据嘉庆16年(1811)的统计,当时在台湾的汉人已达194万,比明郑末期时增加了十多倍。到了光绪21年(1895)割让台湾时,移民人数已达295万。

明代直到明郑时期,闽南、客家人去台湾屯垦聚居的地方有澎湖、魍港(北港)、大员(安平)、鹿耳门、热兰遮城(红毛城)、赤崁(台南)、诸罗(嘉义)、屏东、鸡笼(基隆)、淡水(台北)。清代初年又开发了艋胛、鹿港、打狗(高雄)、半线(彰化),形成「一府二鹿三艋胛」的三个重镇。

早期闽南、客家移民前往台湾垦荒备尝艰辛。首先要冒险渡海,台湾海峡夏季台风频繁,冬季东北风强劲,渡海危险,阴历2月、8月风浪较缓和,较适合渡海。台风和洪水带给新移民很大的危害及损失。疟疾及部分原住民尚有出草猎头风俗,这两项也经常威胁着移民性命。早期移民的婚姻问题很严重,雍正10年放宽携眷政策后,情况逐渐有改善。灌溉与水利是移民发展的要项,清代早期修建了彰化八堡圳、台中葫芦墩圳、台北瑠公圳及凤山曹公圳等水渠,增加了农产量,促进了台湾经济发展。

后人不可数典忘祖

回顾早期移民历史,始知先民创业匪懈,诚如先贤连横所道「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至于今是赖」,开启了台湾文明的人群是闽南、客家的先民,而非丰臣秀吉、日本人、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和荷兰人。吾人应该多研究、多叙述闽南、客家先民的伟大创业精神,应以先人的艰辛创业为荣,并应告诉下一代真实的历史,千万不可数典忘祖。

(作者系旅美文史研究者,来源:观察83期)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