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焦点

本报专栏--美国大选结束,混乱的开始?

2020-11-05 02:10:34
投票结束,美国是否会动乱?全世界都睁大眼睛在看。(来源:CNN)
投票结束,美国是否会动乱?全世界都睁大眼睛在看。(来源:CNN)
 在选举之前,美国选民,不论是川普或拜登支持者,都已经相当焦虑,彼此之间冲突不断。总算等到了投票这一天,从这一天到最后结果出来(至台湾时间5日凌晨,部分州尚未完成开票),焦虑之情达到最高点,这样的焦虑是美国选举史上少见的现象。美国选民过去常被视为冷漠的选民,投票率并不高,但这一次投票率比以往都高。这个现象的背后,或多或少反映了美国民主的问题。

 高度的焦虑,往往是社会动乱的前兆,这也是美国这一次选举即使投票结果出炉,仍然让人忧心之处,尤其是出现双方比数极为接近之情况。美国专研民主政治的知名学者Larry Diamond日前投书纽约时报,他坦率指出,「我们从未见过存在如此之久的民主制度在一个如此富裕的国家崩溃——从来都没有。」他忧心写道:「如果川普没能在选举团投票中获胜,但由于党派选民的支持而被宣布为总统,这将意味着美国民主的严重崩溃。」他认为,自由公平的选举是民主的三大支柱之一,但这一次可能遭到空前的破坏。

 这些学者的忧心不是空穴来风,一是因为美国的选举制度太老旧了,一是川普的性格,二者结合,才产生如此强大的破坏力。美国的总统选举是间接选举,各州的获胜者可以全拿该州的选举人票,因此会出现选民选票多但选举人票少的情况,也就是所谓的少数总统,川普即是一例。这种情况似乎有利于川普,如果川普再一次因此而获胜,拜登的支持者能接受吗?其次,美国的投票并没有一个像我国一样的中选会来主其事,投票方式也多,这一次的邮寄选票,即被川普批评有作弊的可能,为他将来否认投票结果留下了伏笔。

 从川普上任至今,可以看出他的风格,重利害轻道德,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即使破坏民主制度,他也毫不在乎。这样的风格很难让人相信他会愿赌服输。

 然而,美国民主的问题还是要再深一层思考。美国是实行民主超过两百年的国家,也曾是世界公认的成熟民主国家,美国也以此自豪,四处想要移植其民主制度。然而,今天美国民主的表现,似乎让我人看清了一件事,民主的成熟程度与实行民主时间的长短并无因果关系。美国民主今天的表现之所以让人跌破眼镜,不只是因为前述两大问题,而在于民主所存在的社会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这个社会环境的变化,主要是由科技所带动,简单地说,也就是社群媒体的快速发展。本来,大家以为社群媒体的发展会促进社会的沟通,但事实刚好相反,社群媒体变成了一种毒品,这种毒品不仅让人很难摆脱其控制,而且讯息的来源反而更狭隘。Netflix曾拍了一部纪录片The Social Dilemma探讨此一问题,但人类到目前为止,却找不到解方。现代的社会变成了一个碎片化而且彼此难以理解对方的社会,这样的社会绝对不利于民主的发展,甚至于原本成熟的民主也抵挡不住其对根基的侵蚀。

 投票结束,美国是否会动乱?全世界都睁大眼睛在看。 (作者清道夫,台湾资深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