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焦点

本报点评--关注傅高义对两岸关系的警语

2020-11-06 07:32:51
傅高义最近接受「远见」专访时,建议蔡总统不要只听信美国单方面的声音。(资料照片)
傅高义最近接受「远见」专访时,建议蔡总统不要只听信美国单方面的声音。(资料照片)
 以精研日本和中国问题为着的国际权威学者傅高义(Ezra Feivel Vogel)最近接受台湾「远见」杂志专访时,建议蔡英文总统不要只听信美国单方面的声音,也要重视大陆所释出的信息并仔细解读其意涵,以带领台湾走到正确方向。他提醒说,大陆对台湾问题正在失去耐心,「不会留到下一代去解决」,「(台湾)要非常小心」。
 
 人们经常引用大陆第一代领导核心毛泽东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与尼克森总统和季辛吉讨论两岸关系时所说「我们可以等一百年」,来证明解决台湾问题不应是大陆最迫切的任务。然而,所谓一百年并非绝对的数字,关于此点,第二代领导核心邓小平于1974年11月在北京和季辛吉会谈时就解释过,「一百年只是象征性说法」。季辛吉回应表示,「我当然也了解这一点」。
 
 须知,当年陆美双方的首要议程是关系正常化,所以大陆要让美方不用担心大陆急于处理国家统一。其次,台湾在两蒋时代的大陆政策始终是中国必须统一,两蒋也都是坚定的民族主义者,所以大陆完全毋须顾虑会出现台独的情况,就不必急于解决台湾问题。甚至到李登辉当权时期,他仍主张国家统一、两岸都是中国人、「台独是数典忘祖」;纵使他言不由衷,但是这些言论对于避免两岸摊牌仍然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至马英九时期,他虽未恢复李登辉的国统纲领,仍因原国民党主席连战已实现国共和解,以及马认同九二共识,所以两岸关系走上前所未有的和平发展阶段。然而,如果两岸对话都是「只经不政」,那么两岸关系的本质问题就会一直得不到处理,自不符大陆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预期目的。这并不等于大陆期待在马英九任内谈判统一议题,而是认为双方的政治问题不应永远搁置。
 
 李登辉即曾面临他的对手江泽民于1995年1月提出「作为第一步」,双方先就结束敌对状态进行谈判。1998年10月,李的代表辜振甫与对口汪道涵在上海开展了两岸首次政治对话。务实地看,两岸之间的政治问题终究无法永远回避,至于时间点是早是晚?是加快到位还是缓步渐进?则与台湾执政者的动向有密切关连,例如台独就恐招来武统,急独就将造成急统。当前蔡英文执政下,正是遭逢此种马英九时期所无的挑战。
 
 大陆现领导核心习近平于2013年10月在峇厘岛会见曾任马英九副手的萧万长时曾说,「两岸长期存在的政治分歧问题终归还是要逐步解决,总不能将这些问题一代一代传下去」。至2015年11月的新加坡马习会,更是史无前例的两岸领导人政治对话。其后台湾的政党轮替及否定九二共识、推行「去中国化」,重新刺激了大陆的「统一紧迫感」,使得双方缓步渐进处理政治分歧的时间和空间均遭压缩。
 
 习近平于2019年元月的对台政策讲话,不仅重申两岸政治分歧不应一代一代传下去,而且首度提出探讨「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显然大陆针对民进党执政及其台独动作不断,反而以对统一议题加快到位作为因应。况且习近平任期已确定从2022年秋起获得延长,他「这一代」处理统一议题的责任也随之增大。眼下的形势是台湾愈独,大陆就愈统;倾独拒统的一方和遏独促统的另一方还剩下多少妥协的余地呢?台湾执政者煽动起来的反中仇陆民情,更使得两岸的余地空前窄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