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焦点

本报专栏-历史会记住这一天这个党和这群人

2020-11-19 02:48:37
中天新闻发出声明,谴责「政府关掉中天新闻是叫中天闭嘴」。(中时)
中天新闻发出声明,谴责「政府关掉中天新闻是叫中天闭嘴」。(中时)
 2020年11月18日这一天,NCC七位委员一致通过中天新闻台不予换照,虽然这是早已经知道的结局,但仍令人感到痛心。就在十月底听证会结束后,本专栏就已断定中天是关定了,因为民进党不仅容不下反对与监督的声音,更牵扯到民进党内的利益,而且民进党认定了即使关掉中天,也可以控管社会的反弹。民主化后的台湾,竟然会出现政府关掉新闻电视台的处分,真是历史的最大讽刺。

 在一个民主社会中,NCC有权管理新闻台的换照这件事,本身就不合理,因为新闻自由是支撑民主的第四权,它的天职不仅是站在政府的对立面来监督政府,在地位上也应该与政府等同齐观,岂有让政府插手管理换照之理。可以说,NCC此一权力是台湾民主化后尚未清除的威权遗毒,如未清除,也不宜滥用。没想到民进党这个自认为推动台湾民主有功的政党,竟然会利用此一遗毒来封杀新闻自由。看来,民主化也敌不过权力腐化的诱惑。

 这一次NCC所举的理由,不仅荒谬,而且是双重标准。在我人看来,这是先做了关台决定再来找理由,可是又找不到具有说服力的理由,因为任何的理由在民主宪政原则之下都站不住脚,于是只能让一些学者昧着良心,用荒谬的理由来掩饰谋杀民主的作为。

 NCC决定不予中天换照的主因为内控与自律机制失灵,说得白一点,就是大老板蔡衍明介入新闻处理。这个理由大概是他们能想到的最好理由了,但这个理由恰好也说明了处分中天完全是政治操作。不晓得NCC能否举出当前新闻台中,有那一个是老板没有介入新闻处理的?无可讳言,现在新闻台各有立场,假新闻也是各台都无法避免(故意或非故意自己心理清楚),如果按照NCC的标准,这些新闻台都应该关掉才是。

 NCC认为中天的内控与自律机制失灵,似是而非。固然新闻台要自律,也要他律,但不论自律、他律,都没有政府的角色,也不劳政府来判断。民主政治下的新闻自由,也可以说是一个言论的自由市场,民众才是最终的裁判。简单地说,遥控器就在民众手上,但不在政府手上。NCC拿这个当理由,无异扮演媒体太上皇的角色,只是民主政治之下,岂能容忍媒体有太上皇存在!

 最让人讶异的是,不论是公听会的学者,或者是NCC委员,几乎皆具有学者背景,他们对于新闻自由与民主的关系应该十分熟稔,可是他们完全回避此一面向的考量。他们应该了解,如果考虑此一面向,中天就没有不予换照的理由。他们可能当官上瘾了,忘了这样一个决定,将会为自己在历史上留下扼杀新闻自由的臭名。这些学者以自己的良心来维护官位,让人想到顾炎武的那句话:士大夫之无耻是谓国耻。不幸的是,在民进党政府内,这已经是普遍现象。

 这些学者为何一当官就先缴掉自己的灵魂?因为民进党有如撒旦,而他们就成了浮士德。民进党只在乎权与钱,只想要永远执政,只论输赢,不讲道德。至于民主,在他们看来,只是一个用来美化自己,欺骗人民的假象而已。蔡英文日前说:升官发财,请走别路,现在听起来真是天大的讽刺,因为民进党正是升官发财的终南捷径。

 最后,再说一次,历史会记住这一天、这一党和这一群人。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作者清道夫,台湾资深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