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焦点

本报专栏--台湾疫苗难以取得是谁的责任?

2020-12-06 06:17:59
英国宣布,首批八十万剂辉瑞药厂与德国BioNTech合作研发的疫苗,将自本周起施打。(资料照片)
英国宣布,首批八十万剂辉瑞药厂与德国BioNTech合作研发的疫苗,将自本周起施打。(资料照片)
 正当各国研发的新冠疫苗即将上市施打之际,台湾的疫苗何时能够取得?何时才能大规模开打?却始终没有确定答案,台湾会不会变成全球施打疫苗的后段班?也没有人敢断言。这对一直以防疫「超前部署」自诩的台湾,无异是一大讽刺。说穿了,这是民进党政府咎由自取,完全怪不得别人。

 根据外电报导,英国宣布,首批八十万剂辉瑞药厂与德国BioNTech(BNT)公司合作研发的疫苗,将自下周起在全国施打;俄罗斯同样从下周展开大规模接种;紧追在后的,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预定近期开会批准辉瑞/BNT疫苗及莫德纳/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合作研发的疫苗,计划年底前为两千万人接种。另外,在欧盟批准前述两种疫苗后,德国将自明年第一季启动接种计划,法国则将分三阶段全民免费施打,义大利也预定明年春天开始全民免费接种,西班牙则计划明年六月底前对二千万人施打疫苗。亚洲国家方面,进度虽较欧美迟缓,但也多半在第一季即可望施打。

 自疫情爆发以来,一直以「防疫模范生」自居的台湾,什么时候才能取得疫苗、开始大规模接种?当然引起全民关切。按照卫福部长陈时中的说法,国内今年十二月底前取得疫苗可能性很小,但疫苗施打时程可望提前,预计明年三至六月即可开打。表面看来,似乎不算太差,问题是,陈时中的说法一变再变,二十天之内,从「全民施打最保险要等到明年第四季」、「准备付订金,明年第一季有望施打」、「如果有人确定明年第一季可以给我们,就放鞭炮了」、到「有望提前至三至六月开打」、「期程未定」,究竟哪一句才是确定版?连陈时中本人都闪烁其词。

 更使人不解的是,陈时中明明公开透露,已直接透过药厂取得一千万剂疫苗,「加上COVAX,我们手中已经确定有一千五百万剂,目前签约成功,已付部分订金」,显然已非商业机密,但究竟是哪一家?何时可以到货?确切施打时间为何?陈时中却始终讳莫如深,不肯明确答覆,让人不得不怀疑其中是否另有蹊跷。

 按照台大儿童医院院长黄立民的分析,指挥中心不愿讲明细节,原因有两种,第一是签约厂商可供货时间非常晚,第二是签约疫苗连第三期临床试验都还没做到。以黄立民在医界的地位,当然不会是信口开河。从正面想,政府或许怕协商细节曝光,以致买不到疫苗;但从负面想,会不会是价格跟行情差很多,政府怕外界察觉?还是预定供货时间将会拖得很晚,让台湾成为全球取得疫苗的末段班?

 如此状况,其实是民进党政府一手造成。今年九月,COVAX在全球一百七十多支实验室研发疫苗中挑选九支已进入第三阶段临床试验的候选疫苗,其中四支中国大陆研发,一支俄罗斯,四支欧美;卫福部却先入为主,将大陆四支疫苗排除在外。如此一来,台湾要取得疫苗只有等待COVAX分配、自行向国际厂商购买以及静待国产疫苗问世三途。

 就COVAX来说,台湾在九月中旬才签约,顺序是一六六名,再加上过去WHO或GAVI都对台湾不太友善,台湾要想获得优先供应,几乎没有可能,即使顺利分到,也很可能是末班车。向国际药厂洽购方面,医界普遍认为应该不出辉瑞/BNT及莫德纳两家疫苗之一,不过辉瑞由于新冠疫苗供应链出现问题,今年可以出货的供应量将减半,明年即使恢复正常供应,也势将以欧美国家为优先;莫德纳疫苗亦复如此,优先供应美国和欧盟,台湾除非出高价抢购,否则必然列为后段班。至于国内三家药厂,国光一期临床实验才进入最后阶段,高端、联亚则处于最后采集高剂量组的血清阶段,三家能否在年底前完成一期临床?尚未可知,更遑论在明年六月前完成三期试验。换言之,三种途径不是缓不济急,就是难以确保优先取得。

 问题是,被台湾排除在外的中国大陆疫苗,其实原本可能是台湾取得最容易、也最顺理成章的疫苗。大陆生产的疫苗,六月已开始紧急使用,五万六千余人接种后,没有一个人感染新冠病毒。大陆几家药厂在全球多国进行的三期临床,都已接近尾声,反应良好,各项数据均优于预期;预计今年内将有六亿支灭活疫苗获批上市。如果两岸关系友好,台湾岂不是可以在第一时间就优先获得供应?有鉴于此,台湾无法尽快获得疫苗,责任在谁还不清楚吗? (作者汪诞平,台湾资深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