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焦点

本报专栏-法院什么时候成了民进党看门狗?

2020-12-10 06:35:11
再过2天,中天52台将从有线电视消失。(资料照片)
再过2天,中天52台将从有线电视消失。(资料照片)
 民主制度是很奢侈的制度,或者说也是很脆弱的制度,因为任何掌握权力者都敌不过内心的四种冲动或欲望,一是扩张权力,二是集中权力,三是滥用权力,四是保有权力。因此,民主理论以及制度的设计,权力分立与制衡是核心原则。然而,即使是如此,仍难防止掌权者内心冲动的实现。这样的例子,在民主化失败的国家中,屡见不鲜。台湾也已经走上了这条道路。

 不论是权立分立与制衡,成功的条件在于其独立性,而这个独立性又根植于其对民主价值的认识与坚守。从政府内部权力的制衡来说,司法机关最为重要,因为行政与立法机关为多数党同时控制的情况,并非特例。从政府外部的制衡来说,媒体与公民团体是主要的机制,尤其是媒体,常被称为第四权,因此监督政府可以说是媒体在民主体制下的天职与使命。从这个角度来看,法院与媒体都是民主的看门狗,肩负为人民守护民主的重责大任。然而,从中天被关台,以及日前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驳回中天声请假处分,可以确定法院不再是民主的看门狗,而是民进党的看门狗。回首台湾民主化来时路,此一变化当真令人唏嘘哀叹!

 民进党政府关掉中天新闻台,其所举理由,无一可以说服人,即使其它民主国家,亦没有政府敢如此大胆。然而,除了少数网路媒体及平面媒体批判民进党政府此举外,更让人感到哀伤的是,几乎所有电子媒体皆对此噤声,甚或落井下石者。由此一现象可知,台湾媒体绝大多数都已放弃了民主看门狗的角色,而成了仰赖民进党政府鼻息的哈巴狗。

 当中天新闻台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声请假处分时,相信不少人虽然悲观,但心中仍抱着一丝丝希望,企盼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能体认自己的独立角色,从而做出守护民主的判决。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驳回决定,不仅失去了独立的立场,更为行政权力的处分提供正当的理由,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且不论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所举其它理由(同样是荒谬),其对民主原理误解最深的是认为,「媒体是社会公器,其使用及发展应受国家主管机关监督;若法院准许中天的假处分声请,将形同协助中天藉此回避国家对频道换照之监理。」换言之,法院成了行政机关关闭中天新闻台的共犯,莫此为甚。我人曾指出,广电法是威权时代的遗毒,媒体既为第四权,与行政权平起平坐,如果政府可以藉执照审查为威胁工具,那媒体又如何可能监督政府。现在民进党政府成功关掉中天新闻台,已达到了杀鸡儆猴的效果,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则是共犯,他们谋杀的,不只是一个新闻台,而是言论自由与民主。此外,依照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逻辑,未来行政机关想要关一个新闻台,皆可任意为之,而且行政法院会配合辧理,因为不能协助媒体藉此回避国家对频道换照之监理。

 再过几天,中天52台将从有线电视消失,但消失的不是中天52台,而是台湾民主。 (作者清道夫,台湾资深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