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岸交流

最大灰犀牛 投机「蛋壳」的金融游戏

2020-12-13 09:26:26
  本报讯/据联合新闻网报导,如果说,新冠肺炎是「黑天鹅」,金融风险无疑就是大陆经济面对的「灰犀牛」。中国大陆的金融灰犀牛群中,网路金融是最不易应付的那一头,监理机关应对起来像是在打地鼠,打下一只,不知何处又会再冒出另一只。

  上月底在北京一场论坛上,大陆银保监会官员宣布,一度「野蛮生长」、高峰时曾达到约五千家的网路贷款「P2P」业者,十一月中已全数清零。差不多同一时间,大型长租公寓仲介商「蛋壳公寓」就传出爆雷的消息。

  因拖欠房东房租与租客退款,蛋壳北京总部十一月初每天都涌入上百名前来讨说法的人,且风波很快蔓延到上海、广州、深圳等地。

  蛋壳二○一五年成立,业务遍及北上广深及杭州、天津、南京等主要城市。蛋壳自称是以数据驱动为核心,提供高品质租住生活的资产管理和居住服务平台,但事实上,蛋壳就是利用网路科技媒合房东与房客的租赁仲介商。

  若蛋壳能一直坚守单纯提供租赁仲介服务,基本不易出大乱子。但正如小米创办人雷军所说:「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在前些年的网路狂潮中,蛋壳也有了飞上天的雄心。

  为快速争夺客源,蛋壳高价向房东收房、低价出租。最致命的是,蛋壳还玩起高金融杠杆,与网路银行合推「租金贷」,并以贴息鼓励房客申贷。

  如此,蛋壳就能一次性收取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租金,却只需按月或按季支付房东房租,利用时间差快速吸金再进行各种投资或扩张。但这种「高收低租」、「长收短付」的营运模式,明显就是投机,却能在大陆能一再被复制。

  就像ofo为自行车、瑞幸为咖啡插上互联网的翅膀后一飞冲天,蛋壳今年元月也达成网路金融游戏的终极目标:上市圈钱,成功在纽约交易所挂牌。不幸的是,随后新冠疫情爆发,许多租客年后无法返回城市工作纷纷退租。

  原本四、五月随着疫情好转,租赁市场也逐渐恢复,但六月突然传出,蛋壳创办人兼CEO高靖被带走调查,蛋壳各项融资与发展计划因此戛然而止,资金链也随之断裂。

  财报显示,截至今年三月底,蛋壳管理的房源已超过四十一万户。也就是说,「蛋壳破了」,受影响的房东、房客将逾百万。这个月初,广州一名社会新鲜人在租屋处轻生,即因蛋壳拖欠房东房租,房东赶人,房客无处可去却得继续背负「租金贷」,最终走投无路。

  蛋壳破了,引发大陆新的金融与社会危机,各地政府已介入处理。但蛋壳只是大陆众多同类型公司中的一员,大陆官方究竟能处理到什么程度也不清楚。新华视点就指出,二○一八年以来,大陆长租公寓「爆雷」累计已逾百家,留下的「窟窿」往往得由房东和租客自行「埋单」。

  两年前共享单车泡沫破灭,数以千万计用户的押金、储值金无法退回只能认赔。大陆银保监会声称P2P已经清零,但借款人逾人民币八千亿元尚未收回的资金也就索讨无门。或许对北京当局而言,只要不引发系统性金融与社会风险就好,民众的权益暂时就顾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