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岸交流

邵宗海:陆国家统一法 已在研拟阶段

2020-12-19 09:36:57
两岸和平示意图。(图片来源:中新社资料照)
两岸和平示意图。(图片来源:中新社资料照)
  本报讯/据旺报报导,澳门理工学院名誉教授邵宗海在东森云论撰文指出,两岸统一的问题,显然已在最近两岸关系纷扰之际露出抬面,官方立场一向甚具权威的《新华社》,就在12月16日国台办的例行的记者会上,探询了是否可能推出《国家统一法》的问题?这在过经验中是比较罕见的。

  文章称,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当天显然也是有备而来,没有否定有此立法趋向的可能不说,而且也非常坚定的搬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关于国家统一的规定说法,明确的回答「大陆坚决贯彻执行」。

  为什么事先没有一点风吹草动的迹象,而竟由一向比较少见会去发问「尚未在中央决策层面已有政策倾向」的《新华社》来问?

  在台湾经验来看:提出《国家统一法》的有无可能性,再包括了国台办发言人坚定的、而且不作拐弯抹角的直接回应,应该是确定这项可能会命名的《国家统一法》,已在研拟的阶段。

  其实《国家统一法》在名称上,并不为大陆民众所陌生,早在2005年通过的《反分裂国家法》之前,这项法案并不是从这样的名称去思考的。

  最初,在大陆已有很多学者提出以建立《国家统一法》的角度来解决台湾问题。譬如说,建议北京应采「统一法」来反制台湾制宪和美国的《台湾关系法》。

  前社科院台研所副所长李家泉,在2004年5月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就透露:自1996年开始,特别是1999年在台北李登辉提出「特殊两国论」以来,大陆对台专家或学者不止一次提出《国家统一法》的设想;但由于多方面原因,一直未获中共高层更多关注,不过,在胡锦涛及温家宝领导班子上台之后,在对台工作方面似乎一直在考虑,酝酿更深入,更有效的政策与做法。

  在这些主张采取「统一法」概念的学者中,上海东亚研究所所长章念驰更是较早提出看法的一位。

  他在2003年3月香港出版的《中国评论》期刊中就倡议制订统一法。他说:我们应该加大对统一内涵的研究,应该不断发展统一理论,不断对统一理论赋予新生命力,去制订一部「统一纲领」,催生一部「统一法」,将涉及统一前后及每个阶段的目标、任务、方法都加以合理规范,让所有人都瞭解统一的好处及统一的步骤。

  此外,在2004年2月,由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主编的《国防战略研究》双月刊,2004年第2期刊载马一篇由「超限战」作者乔良与王湘穗两位空军大校联合执笔的专文「多管齐下 分级施压 抑独促统」。他们提出「抑独促统」等多项建议,第一条就是制订《国家统一法》,内容主要是涵盖法律条文明确对台主张和对台动武指标。

  学者之外,人代会代表、武汉市教育局副局长周洪宇,亦在2004年9月向全国人大提出制订「国家统一纲领」或「国家统一法」建议案,并提出「国家统一纲领」具体架构。

  重要的关键,还是在当时担任总理的温家宝。他于2004年5月9日,在伦敦访问途中,会见了当地华侨与留学生时,回应一位具有国际法背景的华侨单声之建议时公开表示,北京将认真考虑制订「统一法」。这是中共中央领导人首度正面回应制订统一法,以强制性的法律推动两岸统一。

  不过由于温家宝这段谈话并未经由《新华社》正式报导,因此他的谈话只属于对华侨建议的口头回应,而不能定位在官方立场。

  但是很快的就在温的谈话三天之后,国台办发言人李维一在2004年5月12日,回应台湾记者一项问题时就坚定表示:「有关促进祖国统一的,来自于各个方面人士与团体的建议,包括以法律手段来促进祖国统一的建议,中国政府都会认真的考虑并予以采纳的」。

  经过以上这样的强调后,再加上人民网事后加强报导,大致可以确定中国官方已经对「统一法」的问题进入谨慎考量的阶段。

  虽然如此,国台办对「统一法」仍然充满了敏感性,同年9月5日,发言人张铭清在面临台湾《中央社》记者访问时,尚称他根本不晓得有这个「统一法」版本,因此他无法就此做出评论。至于《国家统一法》的制订进程为何?张铭清则说,应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所说「认真考虑」为准。

  其实在温家宝答覆「认真考虑」之后,中共当局实际上已在2004年5月至9月之间启动了内部征询工作,对象包括大陆的涉台与法律学者,甚至于人大常委也在谘询之列,希望能征得法案的可行性与合理性。

  此外,为求得法案在转移到人代会正式立法之前,先能凝聚中共党内高层决策人士的共识。因此,如何经由承办单位的中央台办,循序将草拟的法案提交到中共对台工作领导小组进行讨论,最后得到政治局常委会的核可,就成为《国家统一法》后来逐渐转变成《反分裂国家法》最重要的程序及过程所在。

  有几个迹象可以证明这样决策的趋势:

  第一,具有中国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委员身份,也兼具人大常委的信春应,2004年5月21日在北京向香港媒体透露,人大正积极研究是否制订《国家统一法》,对付任何「分裂国家」的行为,该法除了适用台湾,也适用于港澳。

  这里比较具有意义的是,信春应「统一法」的主要内容,已经开始针对分裂国家行为做出反制,而不是规范国家整合的进程。

  第二,一项自北京透露的讯息,显示中共涉台系统人员在2004年9月间,在北京怀柔召开对台政策研讨会,讨论现阶段中共对台政策,会中达成两项主要结论:制订统一法,进行两手准备。

  会中并传达现阶段对台工作,是以反独为主,这其中国台办「五一七」声明更是现阶段中共对台工作纲领。

  同时,消息人士并称为防止台独,中共制订统一法是要以法律制约台独发展。

  这项报导也透露出,拟定中的法案,即使名称是「统一法」,内容也是「反独」为主。

  由于中共中央各相关单位在研究定案时,向来不会公布细节过程,可能在本文中就没有办法提供太多资讯,来说明到底后续的政策是如何演进?譬如说,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的建议案,是采统一法,还是反分裂法的名称,到底选择倾向的态度是如何?加上中共军方到底态度又是如何?或者说,政治局常委会最后的决议,要采用「反分裂法」的动机与依据为何在?可能就无法做出判断。

  不过从前面二个例子来分析,可以发现自温家宝同意对统一法的制订需要「认真考虑」之后,在大陆内部所有涉及或参与这项法案建议与草拟的人员,多数应是以「统一法」的名称为前提,去建构防止「分裂国家」行为的法律。

  至于最后不用《国家统一法》而改用《反分裂国家法》名称,可以从人民网与《新华网》分别引述一位署名林双川在《半月谈》这份刊物上所报导中共「中央对台工作三大新动向」一文所提及的讯息,这篇报导说「全国人大启动反分裂国家法的立法程序,是对『台独』份子推动『法理台独』的有效遏止,运用法律手段促进国家统一的意义十分重大」。

  这篇报导尚补充说,以立法形式,以法律手段反台独,把台独、反分裂上升为国家意志,大大提升了对台政策的层次,拉开了依法反台独的序幕。

  其实,大陆现行的《反分裂法》本就源自于《国家统一法》的最早构想,因此把《反分裂法》改成《国家统一法》,不致于有法源或条文会产生「相互冲突」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