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台湾财经

未能加入RCEP 台湾中小企业的出路

2020-12-26 10:59:02
  本报讯/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已于二○二○年十一月十五日正式签署生效,同CPTPP(跨太平洋伙伴协定)一样,台湾并不在名单之内,被排除在两大区域经济体之外,向以出口为导向的台湾,如何突破重围,在夹缝中求生存?

  传产关税影响严重 台厂转移生产线因应

  RCEP是由东协十国,加上中国、日本、韩国、澳洲、纽西兰等十五个成员国签订的区域贸易协定,签署的内容涉及货品贸易、服务贸易、经济技术合作、投资、智慧财产权、竞争政策等相关议题,当中十五个成员国人口总合约有二十三亿人、GDP合计约二十六兆美元,占全球GDP的三分之一,是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的区域经济协定。

  RCEP签署完成,对台湾产业影响有多大?台经院研究九所所长谭瑾瑜认为,由于台湾对东协出口的产品约七○%属于IC通讯产品,这些项目受到WTO资讯科技协定(ITA)的保护,关税已降为零,基本上不受影响,其他三○%不受ITA保护的传统产业,包括钢铁、机械、纺织、石化等受关税影响较为严重。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其实是四个「东协+1」的汇整,包括「东协+中国」、「东协+日本」、「东协+韩国」、「东协+纽澳」等FTA,二○一三年开始谈判,到今(二○二○)年签署完成。历经七年漫长的时间,中、日、韩纷纷以其主力产业插旗东协市场,如越南为韩国手机最大生产国,日本以泰国为汽车的生产基地,做为进军中南半岛市场的跳板。

  因此,RCEP对台湾的影响,早在「东协+1」的时期就已发酵,而台厂早已有所因应。以纺织业来说,早在一九八七年工资上涨,就有一波厂商到中国大陆、东协投资,把附加价值低、劳力密集的生产线移到越南生产,二○○八年TPP即开始谈判,到二○一三年RCEP异军突起与TPP抗衡,加速第二波的产业外移,像是纺织大厂儒鸿、聚阳在越南皆有工厂,并且产生群聚效应。

  RCEP降税缓冲期十至二十年

  不论是RCEP或CPTPP,影响最大的还是「原产地」规则,谭瑾瑜以弹性纱为例,抽纱到成品,RCEP规定区域含量大概是四○%,有些台厂还可留在台湾研发生产高附加价值的上游产品,但CPTPP规定就很严格,从抽纱到成衣都要看在区域内生产的比重,必须在CPTPP成员国家内完成,区域内产业会因此而连结紧密。台湾没有加入CPTPP,部分产能就必须挪到CPTPP区内生产。

  比较RCEP与CPTPP的差别,除了区域含量不同之外,「CPTPP是高标准、高品质的协定,货品贸易各项产品最终还是要全开」,但成员国家可以设定降税期程,例如日本为保护国内农业,稻米设定在五十年内关税逐渐降为零。

  而「RCEP是有条件的开」,部分国家货品仅开放五到六成,服务贸易仅有日本、韩国、澳洲、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印尼等七个成员是以「负面清单」方式开放,开放程度较大,中国大陆要等到协定生效后六年内才转为负面清单,开放程度不如CPTPP高。

  长期来看,RCEP并非签署之后关税立刻降为零,十五个成员国为了保护国内产业,降税设有缓冲期,期程在十年至二十年不等,因此RCEP对于台湾产业的冲击将会在日后渐渐凸显,这段期间,政府和企业都必须做好因应措施。

  透过产业及技术交流 降低关税屏障
 
  谭瑾瑜不讳言,由于两岸关系复杂,台湾要签署FTA或加入区域贸易协定,确实是有挑战的,当然政府还是会积极争取进入CPTPP及双边的FTA,在还没加入RCEP及CPTPP之前,台厂还是可以透过产业及技术交流,降低关税的屏障。

  她举例,台中有一家工具机厂在印尼深耕,协助当地教导印尼技工如何操作工具机,等于是帮印尼训练技术人才,届时印尼厂要买机器时,自然会采用台湾的品牌,台湾机台进入印尼有五%至一○%的关税,这家厂商就跟工业部争取是否能降低进口机台的关税,透过良好互动来争取降低关税障碍。

  第二个方式是以投资带动贸易,东协国家本来就希望台湾进去设厂投资,大企业布局国际市场,可以带着卫星厂一同前往,形成产业供应链,一方面零组件可跟台厂购买,另一方面可以区域的产业链,做为与当地政府沟通的筹码,达到降低关税的目的。

  「谈一整部FTA可能比较困难,但以产业合作的方式,化整为零,以堆积木方式一块一块来谈,是当前可以努力的方向」,谭瑾瑜说明。

  值得注意的是,中韩本来就有FTA并无太大改变,RCEP签署完成,却意外牵起中日、日韩之间新的贸易关系。在日韩间,韩废除日产品关税比例由一九%大幅提升至九二%,而日废除韩货品关税品项达九二%。而在中日间,中国废除日本关税由目前的八%提升至八六%。

  加强产学合作 辅导产业升级

  中国和日本分别是台湾第一大及第四大市场,日韩产品和台湾同质性最高,日韩达成贸易协定,对台湾出口日本市场造成威胁,而中日零关税协定亦不利台厂在中国市场的布局销售,影响的程度则必须以单项产品来细看,才能找出对策。

  对于此,谭瑾瑜认为,政府加强与产业的沟通,有助于了解受影响的程度,进一步辅导产业升级,往高阶制造前进。谭瑾瑜认为,「很多产业的型态都在改变,我们不能用过去传产的观念来看待目前的传产,有些传产业也是运用高科技进行产业升级,而有些新型态的产业也很需要人力」,如何减少学用落差,加强产学合作,让人才适得其所,是当前亟需重视的课题。

  善用研发实力巩固产业链 增强本地投资环境优势

  疫情之后,整个产业的型态产生变化,「以前产业链比较长,现在产业链比较短」,事实上,台湾的研发能力很强,企业可以善用研发实力来巩固产业链,而政府在投资环境也必须多着墨,毕竟企业考虑设厂地点的因素很多,有无参与RCEP、CPTPP只是考量的因素之一,其他还包含政治环境、基础建设、人才技术及劳工等因素,积极增强本地投资环境的优势,吸引台商及外资进驻,都是良性循环。

  谭瑾瑜进一步说明,近年来美中贸易战及科技战所引发的氛围,在拜登当选后,短时间内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政策仍不易改变,新兴科技如5G将形成两套标准,RCEP生效之后东亚区域整合成形,产业链形成双元的趋势会更加明显,须加以关注,而政府仍应关注RCEP、CPTPP之发展,并积极融入区域经济整合之中。

  本文作者:洪宝山

  来源:中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