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经济

澳卖矿发财的好日子到头了?

2020-12-26 09:36:13
中澳关系恶化,而澳洲又是中国主要的铁矿石供应国,因此有人认为澳洲会以此为由进一步压制中国。图为西澳以自动设备进行开采的露天铁矿。(图:路透)
中澳关系恶化,而澳洲又是中国主要的铁矿石供应国,因此有人认为澳洲会以此为由进一步压制中国。图为西澳以自动设备进行开采的露天铁矿。(图:路透)
本报讯/近期以来,中澳关系急转直下,而澳洲又是中国主要的铁矿石供应国,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铁矿石大幅涨价,因此有人认为澳洲会以此为由进一步压制中国。但有澳洲经济学家却警告,前有日本为鉴,为了降低风险,中国一定会另寻出路,加大从巴西和非洲进口、最大限度利用废金属生产钢铁,而对于澳洲来说,迟早要受这当头一棒。


澳洲《悉尼先驱晨报》刊出澳洲经济学家、德莱克战略谘询公司创始人卢克·赫斯特专文指出,在2020年即将结束之际,澳洲与中国的关系却在不断恶化。南澳的葡萄酒、塔斯马尼亚的龙虾、昆士兰的木材及西澳的大麦,现在都因外交和战略局势恶化而陷入到了销售困境,但中澳两国都需要在新冠疫情后获取自身利益,这意味着尽管我们看到双方互相猛烈攻击,但各自都还没有打出一记击倒对方的重拳。

目前的假设是,澳洲备受青睐的铁矿石出口是不受影响的。在2019-20财年,澳洲铁矿石出口收入为1020亿美元,其中中国贡献了849亿美元(相当于给居住在澳洲的每个人约3400美元)。在2019-20年间,澳洲铁矿石出口占全球铁矿石出口总额的53%(其中大部分流向中国),巴西是第二大铁矿石出口国,占全球铁矿石出口的21%。

卢克·赫斯特分析,澳洲铁矿石出口如此成功是基于以下有利条件,即我们的生产效率、矿物纯度、地理位置和市场支配地位,再加上铁矿石作为大宗商品所具有的周期性特点。我们的出口商受益于这样一个事实,即在短期内,没有任何国家可以替代澳洲助力中国的钢铁密集型发展计划。

因为中国知道,在没有后备计划的情况下,要想占上风,唯一的办法就是着眼长远。中国是在2010年汲取到这条惨痛教训的,当时中国钢铁协会(CISA)试图联合中国钢铁企业一起抵制进口澳洲铁矿石,结果是该协会惨败并使其下属钢铁企业付出了惨重代价。

他说,铁矿石市场的历史被失败的政府干预行为所塑造,有些市场干预行为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有些则稍显草率。但这些市场干预行为的最相似之处,在于它们都谋求获得短期利益,而没有考虑到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将在较长时间内如何发展。但也有例外,例如在20世纪70年代,日本就成功减少了本国对澳洲铁矿石的依赖。

在澳洲实施价格下限政策干预市场之前,日本已开始担忧本国的铁矿石供应是否安全,因为在1966年至1970年间,日本钢铁产量平均增长17.8%。当时澳洲政府实施的价格干预政策,促使日本投资财团通过购买铁矿石开采项目的股权,而非仅仅是签订长期合同来确保本国的铁矿石供应。在1971年至1980年间,日本出资人投资成立了10家合资企业(4家在澳洲,6家在巴西)。

卢克·赫斯特表示,通过减少对澳洲的依赖,日本买家减少了澳洲政府干预谈判的机会,使其无法再强迫铁矿石价格上涨。巴西出口商在欧洲和日本两个市场游刃有余,这一竞争能力有效连接了全球市场,这也给了日本买家一个真正的选择机会,而巴西丰富的铁矿石资源最终都将会被开采出来。但澳洲的行为使日本更深切地意识到在战略性大宗商品上,过度依赖单一主导生产商将承担怎样的风险。

而这一事件很可能有助于我们理解中国下一步所要采取的行动,加大从巴西进口铁矿石和最大限度地利用废金属生产钢铁,是中国应对计划中比较容易预见的部分,这么做是为了在中期内替补从澳洲进口的矿石,而非洲则是那张能替代一切的万能牌。随着巴西铁矿石出口量的增长和更大规模的利用废料,非洲有足够多的铁矿石可被用来削弱澳洲全球铁矿石出口领头羊的地位。

他以几内亚西芒杜项目为例,十多年来,开采这些概算储量(2P)高达22.5亿吨的高品位铁矿石,中国最大的钢铁生产商宝武钢铁集团正在动员旗下的钢铁企业与包括主权财富基金在内的金融机构,以及从事基础设施工程建设的主要建筑企业一道开发这个延宕已久的项目。

从长远来看,澳洲希望泰国和越南等国能引领东南亚地区的新一轮需求。如果它们能将本国对钢铁的需求提高到发达国家的水平,再加上印尼等原本服务业经济体加速发展本国制造业,那么澳洲出口商在未来几十年仍可能会享受到高价格和高需求。

但是,卢克·赫斯特也强调,如果中国能够将其建造高速列车和摩天大楼的能力,转化为在遥远地方成功开发铁矿石项目的能力,那么澳洲可能迟早要受当头一棒。也许中国以后将会不言自明地发起抵制行动,但想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中国能在非洲大规模并有效率地开采矿石,而这正是其它曾经尝试过这么做的国家所一直没能做到的。

来源:中时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