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岸评论

旺报社评:让更多傅高义搭建沟通桥梁

2020-12-25 09:58:48
  本报讯/中美关系转圜的理性呼声渐起,人们却失去了一位冷静、温和的中美关系权威观察者、美国知名中国问题专家、哈佛大学退休教授傅高义于美国去世,享年90岁,他的去世,是中美两国共同的损失。

  傅高义精通中文和日语,一生足迹不断、笔耕不辍。他曾针对中国社会做大量调研采访,与各界交往广泛,对政情、社情、舆情有深入瞭解和洞察。上世纪80年代,他深入广东生活多年,走访70多个县,写作了关于广东改革开放的《先行一步:改革中的广东》。千禧年后,他又倾注10年心血完成《邓小平时代》,被《纽约时报》评为「迄今为止,中国惊人而坎坷经济改革之路的最全面记录」。

  中美关系过去4年遭遇螺旋式下降,作为理性温和的知华派,傅高义曾多次发声,就中美武力冲突可能性与危害示警,呼吁中美当务之急是解决经贸、学术、媒体交流等基本问题,恢复官方抑或领导人的私下沟通管道。两岸方面,他也曾在11月呼吁蔡英文不要只听信美国单方面声音,还要同时聆听北京释放的所有资讯,仔细解读其中意涵,谨慎因应,来带领台湾走向正确方向。

  其言其行,不难看出傅高义的可贵之处。其一,设身处地理解对方行为逻辑的同理心。作为学者的他,较官员更富人情味,能透过与中国人大量的接触,才能正确掌握、判断事件的真相与原委。他在介绍《邓小平时代》的写作背景时曾披露,自己在中国积累资料的方式就是交朋友,让对方慢慢瞭解自己的目的。不是判断是非好坏,就是纯粹瞭解。彼此对事物的看法并不都一致,但需要瞭解,特别是从对方的角度来学习。

  其二,拒绝先入为主,坚持眼见为实。傅高义对中国的研究并非以经验主义和定式思维为起点,而是通过脚踏实地的田野调查得来结论,从中国自身的环境和条件出发增加认知。实践调研性的方法论,也令其能以相对客观的态度看待中国的制度选择、治理与发展脉络。

  其三,笃信远离情绪的主导,让交流沟通解决问题。无论是上世纪70年代末联合费正清致信尼克森呼吁接触中国,还是2019年7月在《华盛顿邮报》连署百名学者反对美国与中国为敌,傅高义始终都是对华接触论的推动者。他认为,美国应承认中国对世界的贡献,公平地对待中国。美中两国的历史任务是塑造一个国际新秩序,找到一种「竞争而非打架」的共存方式。即便分歧不能在短期弥合,也应当找到管控的方式,而非诉诸于宣泄情绪和挑动民粹。

  傅高义是美国所谓知华派中的一位代表人物。与传统海外汉学研究者不同,知华派不仅包含学界,也包含着商界等领域的人士。他们通过自身不同的方式影响美国的中国政策,甚至学而优则仕,进入政策制定层面。其根本目的,仍在于维系美国自身的国家利益。因此,知华派并不意味着亲华派,而更倾向于专业派和务实派。即便如此,当下反中大气候下,他的理性声音并未能掀起涟漪,甚至不得不选择低调。

  过往4年,美国官方重要部门中,传统知华派学者专家及商界人士几乎都被排除在外,华府多启用意识形态优先者,对华实际情况知之甚少的右派。在中美人文交流领域,大陆学者无法进行互访、留学生被拒于门外或遭盘查恐吓、媒体记者遭签证收紧和驱逐。一个日趋保守的美国,令人大跌眼镜。在攻击中国、恶化中美关系的过程中,美国自己的国际形象亦大受影响。

  有分析认为,如今中美关系更值得担心的,不是美国政府的意识形态挂帅,而是如傅高义一样真正的知华友华派重量级人物的离去或噤声。

  美国的知华派学者横跨各个时代,并不存在后继无人的迹象。中美之间真正需要的,是恢复双边正常的交流管道,培养、鼓励更多像傅高义一样脚踏实地做田野调查的学者,能够通过自己的眼睛观察、记录、讲述,架起客观、理性、温和的沟通桥梁。中美之间如此,两岸之间更是如此。

  (来源:中时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