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岸评论

工商社论:欧盟所面对的新情势

2020-12-26 10:45:42
  本报讯/据中时新闻网报导,2020年是多事之秋的一年,对于去年陆续走马上任、为期五年的欧盟执政团队更是极具挑战性的一年。细数欧盟今年的「内忧外患」,内忧因为受到新冠疫情影响而欲振乏力、经济衰退的危害,更甚于外患。除了仍然进行中的新冠疫情、再次封城、疫苗研发与分批注射,悬而未决四年、歹戏拖棚的英国脱欧,还有欧盟和中国大陆的投资协定,以及寄望美国新总统拜登明年就任后,重新支持防止中东地区核扩散的伊朗核协议,这无一不是形塑新的一年之重大政策。

  首先,对于欧盟执行委员会(行政部门)、欧洲议会(立法部门,民选产生,相当于下议院)、欧盟理事会(部长理事会,成员国元首每半年轮流担任主席,相当于上议院)来说,今年发生的一切种种,已经构成统治正当性的最大挑战。特别是,与疫情相关、各行其是的防疫政策,及7,500亿欧元的纾困措施,以及赓续处理当中,剪不断、理还乱的英国脱欧谈判。

  在今年的疫情防治与经济纾困上,欧盟的「多层次治理」(multi-level governance),统治的正当性已经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3月起,第一波新冠疫情从意大利、西班牙、英国开始蔓延,欧盟当局针对各国不同程度的疫情反应过慢,导致部分成员国家求救无门,许多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因为医疗器材的短缺,而被迫做出「决定谁可以生,谁必须死」、以及「见死不能救」的痛苦抉择,这些人道危机让各国政府备受责难,进而成为欧盟当局办事不力的政治危机。其后,迟迟到7月中旬定案的7,500亿欧元的纾困,由于欧盟执委会职掌纾困预算的分发和控管,受害惨重的南欧国家,和部分西欧与北欧国家的立场,也不尽一致,而发生地缘政治区块式的龃龉不快。

  接着而来的是,欧洲各国面对10月以来的疫情反扑,从11月的感恩节到12月的耶诞节,社交聚会和旅游返乡的大量人潮移动,更加速病毒的传播。而且,即使已经研制出疫苗,在严密的层层防护之下,都无法让各国元首免于被感染确诊。屋漏偏逢连夜雨,对于政经相对弱势的南欧与东欧国家而言,如果欧盟当局在新的一年,不能提出有效的防疫因应对策,以及更人道、更公平的疫苗注射措施,则势必再度形成成员国家对于欧盟当局的信任危机。

  其次,从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通过迄今,这项欧盟「外交」议题困扰双方已久。耶诞节前的英国变种病毒大爆发,欧盟各国、特别是确诊后的法国总统马克宏,对英国发布陆海空禁制令,让英国严重衰退的经济雪上加霜,脱欧谈判也投下变数。

  而更重要的则是,欧盟对美国与中国的政治和经贸关系之改善。两者对于欧盟的外交经贸政策,可说是一体两面,相互影响,「有一好,难有两好」,如何兼筹并顾,考验欧盟当局的政治智慧。因为,11月美国选出新总统拜登,可能扭转川普总统对于伊朗核协议的政治立场,并可能改变对欧盟国家课征关税的态度。不过,美国的科技巨头面对欧盟所开征的数位税,几已成为定局,这种趋势不会因为双边外交关系的改善而有所转变。

  另外,欧盟和中国大陆的投资协定谈判,七年多以来的进展卡关,在拜登于1月20日上任前,当是「最坏的时刻,最好的选择」。2020年全球主要经济体只有中国大陆能够达到1.5%以上的正成长,以其体量之大,全面性的投资协定,如果不能在年底前克服难关、有所突破,并于德国总理梅克尔担任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的期间(7月到12月)通过,则等到明年1月美国新总统拜登上任,2月中国农历新年过后,难以预知的政治新局,不利于欧盟在后疫情时代,在经济上的振衰起敝。

  「日头赤炎炎,随人顾性命」。赶在耶诞节前,美国国会通过9,000亿美元的纾困方案,成效如何有待检验。明年1月,届时急于解决疫情失控和经济问题的拜登总统,恐怕无暇、也无力顾及与欧盟的外交修好,口惠而实不至,将是可以预期的外交辞令式之友善承诺。反之,欧盟这两年与中国大陆因为5G引起的紧张关系,或可因为投资协定的签订,而跨过新疆人权和香港问题的政治争议,以及劳工权益的保障,双方紧张的政治关系当可因为经贸利益的互惠而有所纾缓。

  在新的一年,无论是欧盟寄望美国新总统拜登与对美关系的修复,或是对中国大陆政治经贸关系的改善,都将迎来两大政治变数。德国和法国两个主要大国的领导人,梅克尔总理将在明年卸任,而马克宏总统在后年能否连任,都将影响欧盟当局未来的政治趋向。究竟是亲美反中,或是两不得罪,走中道,做自己,当是观察欧盟未来政治格局之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