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岸评论

吕志翔:双语国家 政府带头做

2020-12-27 22:06:11
因应2030双语国家政策,教育部将努力提升台湾学生的英语程度。(中时资料照片)
因应2030双语国家政策,教育部将努力提升台湾学生的英语程度。(中时资料照片)
 打造「2030双语国家」最近又成为热门议题,中央各部会总动员,各级学校如临大敌,学生与家长负担沉重,甚至普罗大众忧虑不具备英语能力,但对双语国家定义、具体目标及指标等关键问题,多数学者专家百思不解,社会大众无所适从。

 政府推动双语国家不遗余力,如游锡堃在行政院长任内宣示英文在2008年为「准官方语言」,结果「My English is very bad」传颂一时,准官方语言之事当然不了了之。2018年再提「2030双语国家」愿景,实现「厚植国人英语能力,提升国家竞争力」两项目标。无人反对加强英语教育,提升国人英语水准,但刻意打造双语国家恐会沦为口号。此外,英文程度与国家竞争力或国力没有必然关系,最关键的是,以英文作为第二语言的双语国家在台湾可能是缘木求鱼。

 双语国家的成功关键之一在于双语教学,投入偏乡及弱势族群教育多年的清华大学荣誉教授李家同从「科目、老师、学生、课本及考试」5方面,讨论双语教学的可行性,答案是绝不可行。他希望政府能够静下心来想想看,双语教学究竟是怎么回事。也希望政府官员知道,「你们可以大谈双语教学,基层的老师却完全不知道如何应付了」。

 权威英语教学人士表示,双语国家都有历史或地理背景,如香港、新加坡长期以来是英国殖民地,他们推动双语是顺势而为、水到渠成。而台湾一直是单一语言国家,硬要推动双语国家根本是逆势操作,只会增加所有利害关系者的额外负担及消耗社会成本,结果却是事倍功半。

 政府推动双语已造成台湾学习「向下延伸」到幼稚园的普遍现象,这些幼童连母语都在牙牙学语阶段,却又要强制学习英文。此外,英文学习也造成扩大城乡差距的不平等现象。

 台湾政客存有英文程度等同竞争力的迷思,事实上,从个人的国际视野到国家社会的国际化程度,英文只是基本的知识条件,没有自由开放体制、完善治理、松绑法规也难以吸引外资,创造就业机会。

 以日本为例,在各项英语能力评比中都在末端,落后台湾,但日本有强大、专业的翻译水准及能量,日本人不必借助英文,用自己的母语就可与国际社会接轨,日本的竞争力与国际地位没有因此衰退,日本模式才是台湾应认真思考的方向。

 打造双语国家列车已经启动,只是被迫上车的乘客不知道方向何在,何不由主导决策官员作为表率,重要会议全程以英文进行,让国人有学习观摩的机会。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来源:中时)